自闭症幼儿箱庭疗法的研究

[日期:2017-01-09] 浏览量:10446  作者:北师大项目部

本研究选取在北京艺术幼儿园接受融合保教的特需幼儿中较具代表性的一名四岁自闭症幼儿(Z),对其进行了长达十个多月、将近四十次的箱庭治疗。研究完整记录了每次治疗的详细过程、幼儿选择沙具的类型、摆放沙具的顺序以及每次作品的整体布局与局部细节,借助荣格分析理论进行深入探究,总结了该个案箱庭治疗的基本特点以及对其他自闭症幼儿和其他障别幼儿进行箱庭治疗的借鉴意义。

自闭症幼儿

一、研究过程分析

(一)基本情况

Z初次接触箱庭治疗时四岁三个月,幼儿园中班,语言很少,口齿不清,对于风扇类“格栅”类物品表述出强烈的关注与“探究”,属于典型自闭症幼儿。Z的动作协调性很好,非常喜欢搭建积木,尤其是可以搭建成空调风扇类“格栅”类的游戏,对箱庭有很高的热情。

(二)作品阶段

1、初始箱庭及第一阶段(1-12次)

Z第一次的治疗由母亲陪同。对“格栅”玩具兴趣较高,会取用玩具到沙箱中进行构建,并用沙子做简单填埋,没有呈现特别明显的画面感。游戏时间不长,更喜欢通过窗户看对面楼上的空调风扇。基本没有与治疗师的目光对视,主要是对环境与沙具的熟悉与适应。

第二次Z对环境与治疗师有了较为明显的熟悉感,特别是知道治疗师不同于幼儿园其他教师,不会干预其行为,对其只有鼓励而没有限制,很快进入游戏状态。Z从玩具中挑选出符合其要求可满足“格栅”欲的玩具,拼接顺利,情绪良好,游戏时间增加,看向窗外的次数降低。

由于“格栅”欲被满足,开始关注沙箱全局,构建较为全面的作品图。作品多处体现“格栅”现象,从中可以看出他明显的刻板现象。虽然认识每个玩具,但玩具在其手中都不具有意义,不管是房子还是桌椅,Z只关注形状,玩具仅作为构建的零件被使用,因此玩具的摆放与用途都体现不合理性。

在第五次治疗中,Z的空调风扇情结体现明显,沙箱左侧一排外方内圆的拼接玩具都是一个个空调风扇的影子。本次作品中,圆形玩具使用也明显增多,包括房子也是想要看到底部的圆孔。

本阶段主要是对这两个情结的呈现与宣泄,作品多呈混乱无型或单一直线型。Z在该阶段大多情绪高涨,游戏过程会很开心,有时会笑出声,出现自言自语,可以与治疗师简单交流,主动要求治疗师帮助。但在玩具拼接不顺手时,会发脾气,阶段后期可接受治疗师劝慰,向可沟通的方向转变。在第十二次的作品中,有植物出现。

治疗到此时,幼儿园班级老师反馈Z的日常表现中语言增多,会提要求了;对不太熟悉的人有接触的想法,会适时给予友好微笑。

2、第二阶段(13-22次)

第十三次,明显分为两组玩具,每组均由多个玩具构成,虽然还能看出是构建空调类,但所用玩具数量增加,在空间和结构上均有一定突破。

第十七次,大场景出现,玩具种类增多,包括旗、摩托车人、树林、马车等。作品图中虽然还有两处空调类构建玩具组,但合理成分明显。

第二十次,明显打破单一线型布局的一次。

第二十二次,场景与布局集中体现,场景上右边是树林,左边是建筑区,分区明显,建筑物不再是单一线型,而运用了弧度,且建筑物之间的衔接刻板度也相对下降,位置的合理性增强。本次出现绿树,是生机的体现,预示本阶段结束。

在本阶段中,Z有强烈的愉悦感,特别是闹情绪后能很快恢复。伴随着游戏,Z会唱歌,言语解释,与治疗师互动增加,偶尔会要求治疗师关注。作品中会体现生活细节,比如将鸟笼挂于树上。班级老师反馈,Z活跃了,对喜欢的老师主动热情,经常会“逗”老师玩和笑,引起大家注意。

3、第三阶段(23-31次)

本阶段共九次,没有非常完整的作品图,是一个筹备阶段。动力与活力的能量在此阶段中体现与补充,是Z的自我营养阶段。

第二十三次,汽车与火车体现动力,而沙箱中的门及汽车过桥洞预示着将进入一个新阶段。

第二十五次,第一次引入确实的人物,虽没有明确定义身份,但坐在桌边,呈现一种简单关系。桌边有蔬菜,虽然没有放在桌上“吃”,但有一定的自我滋养意识。

第二十八次,绿色植物增多,出现浇花和给老夫妇喂水的情节,滋养意义明显。

第三十一次,沙箱正中的小婴儿预示新生,也是进入下一阶段的提示。

本阶段反复情况增多,有时还会出现前两阶段的类似场景。原来Z只用一个沙箱,但在该阶段往往会同时使用两个沙箱。在另一沙箱中,没有出现格栅及空调类玩具,只有人物、动物及交通工具类零散放在沙箱中,无场景。Z在游戏过程中,自言自语增多,说话欲望增强,向治疗师求助时预言清晰、内容明确、要求细致。

4、第四阶段(即32-38次)

本阶段Z又回到了主题箱庭上,每次只完成一个沙箱,并且内容丰富,布局清楚,合理性大大提高。另外,本阶段作品动感十足,而且Z还将个训课上的训练内容展现在沙箱中,整个画面体现出美感与和谐。

第三十二次,“车水马龙”及汽车过桥等画面动起来了。餐桌旁爸爸正在和小姐姐一起吃草莓是个训课关于“分享”的主题体现。

第三十四次,Z在本次其实完成两个作品(1)和(2),通过前后对比,看出Z具有非常强的自我调节能力。作品(1)出现类似第一阶段单一线型布局,但视角不同,从横向变为纵向。但显然Z是希望打破单一,于是约一刻钟后,自己调整了各玩具的位置,变成了作品。

第三十五次,Z换到了另一个加长的沙箱内,除了和以往类似的行车与成排的建筑物,本次较多关注火车运行,从搭建铁轨到每节车厢,非常细致。从该作品,可以推断Z产生出对新事物的吸收模式:先是原有事物的保护,常用的建筑物再次出现单一线型,将整个沙箱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原有内容的重复,另一部分Z比较详细地“研究”火车的位置与关系,以及周围的环境。两部分之间他留出一条通道,有大门(桥洞)把守。

第三十八次,火车与建筑物终于结合,虽然不是特别细致与整齐,也不如之前壮观,但内容的整合仍旧带来了生机,彩虹与两只机器猫首次登台,使整个作品显得非常生动。

在这个阶段中,Z的作品整体体现较高的合理性,刻板现象降低,“格栅”空调类比例大大下降,最重要的是作品生动丰富。在日常活动中,当认识的老师路过,Z会主动上前打招呼,并能够进行简单对话,对视时间延长。在融合班级中,会主动举手发言,虽然答案不一定对,但能表达自己的思想。

二、研究结果及讨论

Z的箱庭治疗还在继续,现实成效也已得到幼儿园老师与家长的一致认可,相信Z在今后能取得更大的进步。分析Z目前将近四十次的箱庭治疗可以得出如下结论:

1、对于自闭症幼儿,箱庭治疗产生的作用首先是情绪情感宣泄与某些行为背后所反映的心理需要的满足,进而带动其注意力与行动力,提高心理内容的呈现度。

2、纵观自闭症幼儿的箱庭作品,整体上它是一个从分裂到和谐,从简单到丰富,从刻板到合理,从无关到相关的治疗过程;同时也是一个由量变到质变的过程。儿童每一次重大进步都离不开前期的探索积累,对在探索中可能出现的停滞与倒退,治疗者应给予足够宽松的环境与时间,从而保证儿童自愈能力的唤醒,从本质上促进其发展。

3、每个自闭症幼儿的个体表现不尽相同,特别是针对低龄或程度较重的儿童,箱庭治疗不是单纯意义上的心理治疗,尤其在治疗前期,往往需要治疗师结合一些游戏如角色游戏、想象游戏、假装游戏等,帮助孩子进入箱庭治疗的场景。

当游戏阶段结束,治疗师也无需过多区分作品中的意识与潜意识成分,因为幼儿的意识层面内容较少,对潜意识的干扰作用相对于成人或青少年小很多,一般不影响治疗师的解读。

声明:【本文由心理沙盘网整理编辑,未经网站正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本文评论  
姓名
   
   
箱庭治疗者的个人箱庭体验
      当张日昇在各地进行箱庭疗法讲授时,很多人都会问这样的问题:箱庭确实能反映我们的心理吗?张日昇通常不会过多给予解释,而是邀请他们走入箱庭世界,让他们亲自体验制作。因为箱庭疗法的精髓存在于体验的过程,只有用心感悟过箱庭的人,才能理解它,并从中受益。
团体箱庭疗法的案例──快乐成长

团体箱庭疗法与个人箱庭疗法有着一定的区别,在制作过程中更加强调参与者之间的协作。体验过团体箱庭疗法的人的亲身感受最能说明这一箱庭治疗形式的效果。本文讲述了一个团体箱庭疗法案例中参与者的制作过程和心理感受。

 

一个自闭症男孩的箱庭
      张日昇教授很早就开始关注箱庭疗法在弱势人群中的临床应用尝试,并指导研究生积极开展特殊儿童的箱庭治疗,特别是对自闭症儿童的治疗。在这些治疗中,张日昇教授非常希望向读者介绍寇延对一个3岁自闭症男孩的箱庭疗法过程,这是个具有代表性的个案,曾在第二十八届国际心理学大会上进行过报告,受到了河合隼雄、岡田康伸和里斯(Sachiko Taki Reece)的认可。如果说自闭症儿童犹如天边遥远的星星的话,那么,张日昇教授希望通过此个案告诉人们,“星星知我心”。
团体箱庭:增进研究生友谊
        这是一个研究生团体所进行的为期一个学期、共计八次的团体箱庭疗法过程。团体箱庭疗法的过程,是在张日昇教授的授意之下进行的,既是为了促使研究生通过体验团体箱庭制作加深对箱庭疗法的理解,也是为了促进研究生个体的心理成长、发展研究生团体的友谊关系。
不错,真心不错。
sss
箱庭疗法主题性系列应用微课程

京师博仁讲师团为您准备了一场箱庭疗法的技术督导,从1113日起,持续近2个月,——由众多拥有多年丰富实战经验的大咖 为您讲述其自己咨询中箱庭疗法的技术实践与应用!

箱庭疗法中箱庭的作品怎么去分析与评价
箱庭作品所表现的是来访者的内心世界,来访者对此即使意识上不理解,其无意识却是理解的,不需要治疗者过多的解释、分析。否则可能是来访者产生不安、评价焦虑,阻碍其无意识的继续表现,阻断其自我治愈潜能的流动和涌现,作为咨询师最重要的是做一位贴心的、感觉舒服的陪伴者。
《心理咨询》
张日昇,字子照,1962年生于山东省即墨市灵山。教育学博士。1983年曲阜师范大学毕业后赴西藏工作,任西藏大学心理学教师并于次年起师从林崇德教授。
箱庭治疗中如何与来访者对话?
箱庭治疗过程中,除了治疗者陪伴来访者完成箱庭作品之外,咨访双方的交流互动是最为重要的。这种交流是咨访双方心灵的对话,一个训练有素的箱庭治疗者非常重视与来访者的这种对话。

专家推荐

张日昇
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教授
心理箱庭引入者

张雯
中华女子学院心理学副教授
心理箱庭人文关怀的传承者!

弹窗内容!!!

×

联系我们

推荐文章

箱庭疗法的设备之沙箱
箱庭疗法的设备有沙箱、沙和沙具三种。其中沙箱能为来访者创造一个自由与受保护的空和感觉,沙箱的亚瑟和大小也是有统一规格的。沙箱的作用非常重要。
张日昇《箱庭疗法》

本文从内容简介、作者简介和目录三个方面介绍了张日昇著的《箱庭疗法》这本书。

箱庭开心灵之门——52中心理沙盘培训授课纪实

8月4日,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教授、日本早稻田大学客员教授张日昇教授率3名北师大研究生来到52中指导心理健康教育工作。 本文主要是张日昇教授在52中的心理沙盘培训授课纪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