箱庭治疗者的个人箱庭体验

[日期:2012-06-08] 浏览量:1016770  作者:北师大项目部

      当张日昇在各地进行箱庭疗法讲授时,很多人都会问这样的问题:箱庭确实能反映我们的心理吗?张日昇通常不会过多给予解释,而是邀请他们走入箱庭世界,让他们亲自体验制作。因为箱庭疗法的精髓存在于体验的过程,只有用心感悟过箱庭的人,才能理解它,并从中受益。事实上,张日昇一直非常重视箱庭疗法的体验学习和传授训练,特别是对致力于箱庭疗法临床实践的心理学专业学生来说,在张日昇的督导下进行个人箱庭体验是其个人成长和学习该疗法的必要环节。以下是张日昇用箱庭疗法对两名学生K.Y和C.SS进行教育分析代表性的个案,在得到他们同意的前提下将其整理并编入书中与读者分享。让我们一起感悟他们心路历程,共感他们万亩心田。

箱庭治疗者的个人箱庭体验

     K.Y是一个来自大西北的女生。记得2002年9月开学的时候,K.Y在她的父亲陪伴下第一次来见我的时候,她的眼神透露出的期待和不安,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我当时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将心比心,觉得该怎样安慰一下她的父亲,就带她父亲参观了研究生们学习的教室──学研中心,介绍了一些情况,让她的父亲能够放心。三年过去了,K.Y已经收拾好行囊,踏上了新的征程,虽然新的生活对于她来说还会有许多的迷茫和不安,但我听到她行进的脚步已经迈得踏踏实实,不管她走到哪里……

 以下是在张日昇的督导下K.Y进行个人箱庭体验的报告。

 (一)第一次(某年2月26日)

      说实话,在创作箱庭之前,我了解过一些有关箱庭的知识,看过一些别人创作的箱庭作品,也构想过种种的方案,可当我面对沙箱,触及到那细软的沙时,头脑一片混沌,自己也不知道下一步会做什么。

 1.制作过程

      记得当时我什么也没有说,首先在沙箱的下方挖出一片海洋,可以见到箱底的蓝色,并且把海边的沙垒得很高,防止海水溢上岸。接下来摆房子,我选择了一个地基很高、屋顶有树、旁边有水车的房子,把它放到沙箱的左上方,并有意往沙中按了一下,以确保房屋牢固。另外,我还在屋的左后方种了一些树,在屋门前开拓出一条通往沙箱右上方的路,路的尽头是一个美丽的小天使,天使的两边有一对灯,灯的左前方摆了一架钢琴,琴前方有一人坐在凳上弹琴,凳子后面放了一张小方桌,两个人(女左男右)坐在桌的两旁祈祷,我说这是一个教堂。然后,我又在右下角的海边种了一棵椰子树,也用劲儿把树根往沙中按了一下,又在自己的房屋前摆了两个女孩,一个是我,一个是我的好朋友,我们围坐在小方桌旁聊天,在女孩的后方摆了两盆花,再在桌上放了两个茶杯,在屋前的路旁摆了一盆花。又开出了一条通往海边的路,路的尽头是沙滩,沙滩上有贝壳,还有两个邻居家的小孩在沙滩上嬉戏,海中有一位邻家的中年男性在开着船钓鱼。最后,我在右下方通往教堂的路边放了一座小房子,在屋前的院子中放了一只公鸡,在桌子上放了两块西瓜,在钢琴上装饰了两盆花,这时,我突然意识到有必要在屋后挖一口井,放一个打水桶,以备日常淡水之需。整个制作过程用了约三十分钟。

 第一次箱庭作品:感悟心声

图6-9第一次箱庭作品:感悟心声

 2.作品内涵分析及感受

    从整个过程来看,最先挖出的是大海,老师问我大海代表什么,我想可能是代表我的无意识,反映了我对无意识探求的渴望,我想看看那“冰山”之下的深海到底蕴藏了些什么,同时也反映了一种“自我求解”的倾向。也许是开始学习心理学的缘故,我越来越不满足于意识层面的交流,而希望达到与无意识的交流。其次,我摆的是家园。当老师问我房子代表什么地方时,我不假思索地回答是家园。之所以选择这样的房屋是因为它的旁边有一个水车,我可以每天聆听流水的声音,可以感受那宁静和洒脱。但老师感觉我的家园似乎缺少了那种“人丁兴旺”的家的气息,我的理解是:不管是物质上还是精神上,我都追求一种独立,我想靠自己的努力打造一片属于自己的天空,为父母、朋友及所有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奉献一切。这也正是我现在的生活状态:一次次的走是为了一次次的回,一次次的分离是为了一次次的相聚,每当独自一人背上行囊踏上离家的路时,我就有一种预感,觉得自己这一生注定是奔波,尝尽那种“人在旅途”的滋味。如果现在有人问我“家”是什么,我会说,家是一个人在旅途中时时想着念着的地方。再次,我摆的是教堂,它的出现完全出乎我的意料,根本没想到会造出一个教堂,而且在右上角。在完成后与老师的对话中,老师感觉那部分像是一个精神的归宿,我觉得也是。按照空间象征理论,右上角代表前行、未来,那么教堂就反映了我对未来的期望、讴歌,说明我对于未来生活的精神层面要求很高,渴望达到一种内省的状态。同时整个教堂的摆设又像是个祭坛,表现了我对未来的祈祷,说明我对自己的信仰非常虔诚。当老师问作品中有无我的自我像时,我认为那个正在弹琴的小女孩就是我,一边弹琴,一边诉说着什么,老师也感觉那个弹钢琴的小女孩渴望倾诉。其实,在内心深处我一直渴望倾诉、渴望理解,但无奈的现实使我压抑了这些愿望,所以才幻化出了这样一幅场景。对于那个小天使,我觉得这是我对理想我的描述:纯洁、善良、奋发、向上,代表了自我发展和完善的趋势。我让众人都向天使祈祷、膜拜,是希望我身边的每个人都能追求像天使一样的品格与精神。最后,摆的是房屋后的水井和水桶,这是在准备结束箱庭制作时突然想到的。我觉得面前的海水是不能喝的,我必须为自己挖一口淡水井,不仅可以饮用,还可以灌溉树木花草。当老师问我有没有什么问题需要问他时,我问老师那个水井代表什么。他认为这说明我比较细腻,遇事考虑比较周到、仔细。水又是生命的源泉,我把“源泉”放在房屋的后面,说明我懂得呵护生命,珍惜人生。

      从箱庭的布局来看,整个作品是比较匀称整合的,分为三个部分:左上角是家园,右上角是精神家园──教堂,下部是海洋,由此可看出我的自我是整合的,自己对自己和周围环境的认识也是比较客观的。作品中既有意识的显现,又有对无意识的挖掘;既有物质生活的反映,又有精神生活的反映;既能感到理想的召唤,又能体味到现实的滋味。

      从作品所反映的主题来看,我制作时并没有明确的目标,当老师问我时,我想了想,将主题定为“听海”,一来因为我喜欢听海浪的声音,喜欢看那潮起潮落,二来因为我景仰海的胸怀,渴望拥有海的博大。可经过老师和同学的分析后,我觉得这个概括太片面了,“听海”并不能代表作品的全部,不能体现出我对未来的祈祷和讴歌。于是我把主题定为“感悟心声”,“听海”其实就是在聆听自己的心声,祈祷也是在为心祈祷,心把理想和现实、精神和物质融合到这小小的沙箱中,赋予了它们独特的意义。沙箱就是你我心灵的世界,只有用心感悟的人才能洞察这个世界。

      从作品反映的未来发展趋势看,我觉得自己追求独立的个性将继续保持不变,而且为了体验“听海”的感觉很可能选择有海的地方生活。也许这条道路很艰辛,但我认为奋斗着就是快乐的,也许这种心路历程会使我很疲惫,但心灵的成长、成熟正是在一次次的阵痛中得到的。经历过苦乐年华的人才会真正懂得“初心不忘”,才会有资格、有能力实现对所有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的承诺。

      做完箱庭,我有一种感觉,箱庭中的每个玩具代表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做箱庭时的那种感觉,从一开始的混沌到完成后的畅然,即使见证人什么也不说,我也感到非常舒服,不需要他人的解释,似乎自己就明白了一切。所以,与其说是我们在制作箱庭,还不如说箱庭整合了我们,让我们看到了自己的内心世界,真是此时无声胜有声,一切尽在不言中。

声明:【本文由心理沙盘网整理编辑,未经网站正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本文评论  
姓名
   
   
箱庭治疗者的个人箱庭体验
      当张日昇在各地进行箱庭疗法讲授时,很多人都会问这样的问题:箱庭确实能反映我们的心理吗?张日昇通常不会过多给予解释,而是邀请他们走入箱庭世界,让他们亲自体验制作。因为箱庭疗法的精髓存在于体验的过程,只有用心感悟过箱庭的人,才能理解它,并从中受益。
团体箱庭疗法的案例──快乐成长

团体箱庭疗法与个人箱庭疗法有着一定的区别,在制作过程中更加强调参与者之间的协作。体验过团体箱庭疗法的人的亲身感受最能说明这一箱庭治疗形式的效果。本文讲述了一个团体箱庭疗法案例中参与者的制作过程和心理感受。

 

一个自闭症男孩的箱庭
      张日昇教授很早就开始关注箱庭疗法在弱势人群中的临床应用尝试,并指导研究生积极开展特殊儿童的箱庭治疗,特别是对自闭症儿童的治疗。在这些治疗中,张日昇教授非常希望向读者介绍寇延对一个3岁自闭症男孩的箱庭疗法过程,这是个具有代表性的个案,曾在第二十八届国际心理学大会上进行过报告,受到了河合隼雄、岡田康伸和里斯(Sachiko Taki Reece)的认可。如果说自闭症儿童犹如天边遥远的星星的话,那么,张日昇教授希望通过此个案告诉人们,“星星知我心”。
团体箱庭:增进研究生友谊
        这是一个研究生团体所进行的为期一个学期、共计八次的团体箱庭疗法过程。团体箱庭疗法的过程,是在张日昇教授的授意之下进行的,既是为了促使研究生通过体验团体箱庭制作加深对箱庭疗法的理解,也是为了促进研究生个体的心理成长、发展研究生团体的友谊关系。
不错,真心不错。
sss
箱庭疗法主题性系列应用微课程

京师博仁讲师团为您准备了一场箱庭疗法的技术督导,从1113日起,持续近2个月,——由众多拥有多年丰富实战经验的大咖 为您讲述其自己咨询中箱庭疗法的技术实践与应用!

箱庭疗法中箱庭的作品怎么去分析与评价
箱庭作品所表现的是来访者的内心世界,来访者对此即使意识上不理解,其无意识却是理解的,不需要治疗者过多的解释、分析。否则可能是来访者产生不安、评价焦虑,阻碍其无意识的继续表现,阻断其自我治愈潜能的流动和涌现,作为咨询师最重要的是做一位贴心的、感觉舒服的陪伴者。
《心理咨询》
张日昇,字子照,1962年生于山东省即墨市灵山。教育学博士。1983年曲阜师范大学毕业后赴西藏工作,任西藏大学心理学教师并于次年起师从林崇德教授。
箱庭治疗中如何与来访者对话?
箱庭治疗过程中,除了治疗者陪伴来访者完成箱庭作品之外,咨访双方的交流互动是最为重要的。这种交流是咨访双方心灵的对话,一个训练有素的箱庭治疗者非常重视与来访者的这种对话。

专家推荐

张日昇
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教授
心理箱庭引入者

张雯
中华女子学院心理学副教授
心理箱庭人文关怀的传承者!

联系我们


推荐文章

箱庭疗法的设备之沙箱
箱庭疗法的设备有沙箱、沙和沙具三种。其中沙箱能为来访者创造一个自由与受保护的空和感觉,沙箱的亚瑟和大小也是有统一规格的。沙箱的作用非常重要。
张日昇《箱庭疗法》

本文从内容简介、作者简介和目录三个方面介绍了张日昇著的《箱庭疗法》这本书。

箱庭开心灵之门——52中心理沙盘培训授课纪实

8月4日,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教授、日本早稻田大学客员教授张日昇教授率3名北师大研究生来到52中指导心理健康教育工作。 本文主要是张日昇教授在52中的心理沙盘培训授课纪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