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箱庭作品研究

[日期:2017-01-09] 浏览量:10393  作者:北师大项目部

由于幼儿言语能力发展的限制,一些适合成人的言语治疗形式不适合他们,而箱庭疗法的非言语性,特别适合言语能力还未充分发展或言语能力有障碍的幼儿,幼儿箱庭作品研究具有现实的意义。

幼儿箱庭作品研究

一、研究方法

箱庭疗法基础研究的程序和方法因研究对象的不同,其侧重点也有所不同。对幼儿箱庭作品的记录、分析也有别于青春期之后各年龄段人群的箱庭作品。

(一)被试

研究者与某幼儿园联系,在得到幼儿家长的同意后,选择了愿意体验箱庭制作的幼儿10名作为被试,其基本情况如表7-2。

参与箱庭体验的幼儿

(二)箱庭治疗室的配置

本研究所使用的箱庭治疗室内有玩具两千多件,分人物类(包括东西方各种宗教神话人物、现实人物、想象童话人物、残缺人物等)、动物类、植物类、建筑类(包括房屋、亭台、桥梁、塔、寺庙、各种娱乐设施、标志物等)、交通工具、家具电器、用品用具、军用设施、自然物及景观(包括山、石头、贝壳、海螺、日、月、星、辰等)及其他(包括拼图、积木、插板、橡皮泥、蜡笔、粉笔等手工玩具)。

沙箱有两个,一个干沙箱,一个可以使用水的湿沙箱,另外提供盛水的水壶和水盆。为了便于儿童拿取玩具架上层的玩具,研究者还提供了高低不等的椅子和凳子,幼儿在研究者的保护下可以利用它们获取玩具。

(三)制作过程的见证和记录

幼儿箱庭制作的见证人由研究者本人担任,记录人由心理学专业的研究生担任。由于幼儿各自特点不同,有些幼儿需要在父母的陪伴下才进行箱庭制作,所以见证人有时也包括幼儿的父母。幼儿箱庭的记录分两部分。

一部分为制作过程的记录,采用的工具是自编的幼儿箱庭制作过程记录表,该表从幼儿的背景信息、制作时间、摆放玩具、摆放顺序、摆放位置、移动玩具的情况、与见证人之间的互动等几个部分来记录。

另一部分的记录是在作品完成之后的记录,主要是用数码相机对作品进行拍照,与幼儿就其作品进行对话,采用的工具是自编的幼儿箱庭作品对话表格,对话内容主要涉及:你喜欢玩沙吗?在哪里玩过沙,什么时候,是怎样玩的?你喜欢自己今天所玩的吗?你能讲讲自己今天摆的这些吗?就像讲故事一样,把自己所摆的编个故事讲出来。你能给自己摆的这些或编的故事起个题目吗?

同时,为了更加深入地理解幼儿的箱庭作品,研究者还设计了一份开放式问卷,由幼儿的父母来回答,主要是了解幼儿的家庭生活和幼儿园生活。

二、箱庭作品分析

对于幼儿箱庭制作过程和箱庭的分析主要从箱庭的导入、制作时间、玩具的移动、作品主题、制作过程中幼儿与见证人之间的互动这几个维度来进行。

幼儿箱庭的制作是一个动态的游戏过程,既充满乐趣,也发人深省,透过幼儿的箱庭制作和箱庭作品,我们发现它们具有以下一些特点:

(一)幼儿箱庭的导入

研究发现,幼儿箱庭的导入,即给初次体验箱庭的幼儿介绍箱庭的制作,使他们投入到箱庭游戏中,其形式有以下六种(如表7-3)。幼儿箱庭的导入以见证人引导、见证人与父母合作为主,共有8人;从导入方式看,以玩具和言语的结合为主,共有6人。

幼儿箱庭导入情况

(二)制作时间

在本研究中,幼儿制作箱庭的时间最长的用了75分钟,最短的用了10分钟,10个人的平均用时32.4分钟。10名幼儿在制作完一个箱庭作品后都表示非常喜欢这种游戏形式,不想离开,想拆除后重新摆。

(三)玩具的移动

幼儿在制作过程中都移动过玩具,或者是将已摆上的玩具移动位置,或者更换玩具,如表74所示。移动最少的在5次以下,有2人,其余8人的移动都在5次以上,其中5人在10次以上。

(四)作品主题

本研究所探讨的作品主题是以幼儿自己报告的为依据,有6个幼儿都不能明确地报告自己的作品的主题,当研究者问他们:“你能给自己所摆的作品起个名字或题目吗?”他们都回答说不知道,但他们能就沙箱中的某一部分讲出大概的意思。有两个作品有明确的主题,它们是“全体动物游乐园”和“动物看鹅”。

有一个作品反映的是家庭生活,用的大部分玩具也都是家具类的,但幼儿受语言表达所限,不能准确地说出,只说是“她们的家”。另外那个制作了两个作品的幼儿,她的第一个作品没有主题,但第二个作品却有明确的主题,叫做“小草的生日”,因为那天恰逢这个幼儿的5岁生日,她将自己过生日的场景反映到了箱庭作品中,所以,研究者将这类内容归入了生活场景类。

(五)制作过程中幼儿与见证人之间的互动

作为幼儿箱庭制作的见证人,研究者的明显感觉是,大多数幼儿都是一边自言自语一边进行箱庭制作的,如那个制作了“动物看鹅”作品的女孩L.JY一边摆一边说:“先挖一条河,河里有鹅,前面这只鹅是爸爸,后面的是孩子,然后小猪的妈妈带着小猪来看鹅,小狗、小猫、小象、小鸡也都来看鹅,小猴子和小熊是后来来的,它们迟到了„„这边的是姐姐带着妹妹来看鹅,姐姐对妹妹说‘要听话,不然的话就走丢了’„„”再如那个制作了“小草的生日”的女孩说:“小草今天过生日,好多小动物都来给她过生日,它们给小草送了好多礼物,草阿姨也来了,她给小草送了一条项链,桌子上有生日蛋糕和蜡烛,还有小草喜欢吃的宝塔糖,小草今天特别高兴。”在摆上蜡烛之后,她和见证人一起拍手唱生日歌。

声明:【本文由心理沙盘网整理编辑,未经网站正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本文评论  
姓名
   
   
箱庭治疗者的个人箱庭体验
      当张日昇在各地进行箱庭疗法讲授时,很多人都会问这样的问题:箱庭确实能反映我们的心理吗?张日昇通常不会过多给予解释,而是邀请他们走入箱庭世界,让他们亲自体验制作。因为箱庭疗法的精髓存在于体验的过程,只有用心感悟过箱庭的人,才能理解它,并从中受益。
团体箱庭疗法的案例──快乐成长

团体箱庭疗法与个人箱庭疗法有着一定的区别,在制作过程中更加强调参与者之间的协作。体验过团体箱庭疗法的人的亲身感受最能说明这一箱庭治疗形式的效果。本文讲述了一个团体箱庭疗法案例中参与者的制作过程和心理感受。

 

一个自闭症男孩的箱庭
      张日昇教授很早就开始关注箱庭疗法在弱势人群中的临床应用尝试,并指导研究生积极开展特殊儿童的箱庭治疗,特别是对自闭症儿童的治疗。在这些治疗中,张日昇教授非常希望向读者介绍寇延对一个3岁自闭症男孩的箱庭疗法过程,这是个具有代表性的个案,曾在第二十八届国际心理学大会上进行过报告,受到了河合隼雄、岡田康伸和里斯(Sachiko Taki Reece)的认可。如果说自闭症儿童犹如天边遥远的星星的话,那么,张日昇教授希望通过此个案告诉人们,“星星知我心”。
团体箱庭:增进研究生友谊
        这是一个研究生团体所进行的为期一个学期、共计八次的团体箱庭疗法过程。团体箱庭疗法的过程,是在张日昇教授的授意之下进行的,既是为了促使研究生通过体验团体箱庭制作加深对箱庭疗法的理解,也是为了促进研究生个体的心理成长、发展研究生团体的友谊关系。
不错,真心不错。
sss
箱庭疗法主题性系列应用微课程

京师博仁讲师团为您准备了一场箱庭疗法的技术督导,从1113日起,持续近2个月,——由众多拥有多年丰富实战经验的大咖 为您讲述其自己咨询中箱庭疗法的技术实践与应用!

箱庭疗法中箱庭的作品怎么去分析与评价
箱庭作品所表现的是来访者的内心世界,来访者对此即使意识上不理解,其无意识却是理解的,不需要治疗者过多的解释、分析。否则可能是来访者产生不安、评价焦虑,阻碍其无意识的继续表现,阻断其自我治愈潜能的流动和涌现,作为咨询师最重要的是做一位贴心的、感觉舒服的陪伴者。
《心理咨询》
张日昇,字子照,1962年生于山东省即墨市灵山。教育学博士。1983年曲阜师范大学毕业后赴西藏工作,任西藏大学心理学教师并于次年起师从林崇德教授。
箱庭治疗中如何与来访者对话?
箱庭治疗过程中,除了治疗者陪伴来访者完成箱庭作品之外,咨访双方的交流互动是最为重要的。这种交流是咨访双方心灵的对话,一个训练有素的箱庭治疗者非常重视与来访者的这种对话。

专家推荐

张日昇
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教授
心理箱庭引入者

张雯
中华女子学院心理学副教授
心理箱庭人文关怀的传承者!

联系我们


推荐文章

箱庭疗法的设备之沙箱
箱庭疗法的设备有沙箱、沙和沙具三种。其中沙箱能为来访者创造一个自由与受保护的空和感觉,沙箱的亚瑟和大小也是有统一规格的。沙箱的作用非常重要。
张日昇《箱庭疗法》

本文从内容简介、作者简介和目录三个方面介绍了张日昇著的《箱庭疗法》这本书。

箱庭开心灵之门——52中心理沙盘培训授课纪实

8月4日,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教授、日本早稻田大学客员教授张日昇教授率3名北师大研究生来到52中指导心理健康教育工作。 本文主要是张日昇教授在52中的心理沙盘培训授课纪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