箱庭疗法的发展与未来

[日期:2012-06-06] 浏览量:102799  作者:北师大项目部

      回顾并不仅仅是为了记忆,而是为了更好地展望未来。在对箱庭疗法的发展历程及现状进行简要概述之后,张日昇教授结合自身多年对箱庭疗法的研究和临床实践经验,认为箱庭疗法未来的发展将呈现以下一些趋势。

 

箱庭是人内心世界的一个反映,内心世界的微妙与复杂也就决定了箱庭世界的浩瀚与无穷。这意味着探索箱庭世界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随着社会与人的发展,新的研究课题还将不断涌现,只有作为箱庭世界的有心人,才能不断开拓箱庭疗法研究和应用的新领域。

 

    一、箱庭疗法的研究趋向整合

      在过去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箱庭疗法研究领域的争论一直围绕“箱庭是一种诊断工具还是一种治疗工具”而展开。主张前者的人认为,箱庭疗法是一种客观、可量化的诊断工具,他们研究的重点在于建立诊断评价的常模,发展出一般的诊断标准。而主张后者的人认为,科学的、标准化的研究方法会干扰箱庭引发无意识过程的功能发挥。卡尔夫也认为,理解和探索箱庭世界的关键在于研究者的直觉能力,而不是科学的研究方法。因此,箱庭研究中一直存在“直觉观”和“理性观”两个极端。目前的许多研究主题和论文都在探索特定人群箱庭作品的类型,希望寻求其诊断的价值(Grubbs,1991;Shaia,1991),国际箱庭疗法协会也越来越倾向于支持这类的研究。河合隼雄教授(1992)也提出,对于箱庭不仅需要主观的评价,也需要客观的评价。将来可能呈现的一种趋势就是用“诊断—客观的方法论”来支持“直觉—主观的方法”,以提高治疗者的临床技巧。但是,不可能完全将箱庭看做一种工具,因为大多数治疗者都反对这一观点,也没有足够的大样本的研究证实这一点。

     二、 张日昇教授赞成,箱庭疗法未来的研究应着重于三个方面,即重复研究(replication studies)、结果研究(outcome researches)和过程研究(process studies)。重复研究指对一些历史的研究结果进行再研究,以检验其结果的应用有效性。结果研究指研究箱庭疗法适用的情景、应用箱庭疗法的最佳时机、箱庭疗法适用于何种类型的个体等。过程研究强调箱庭的体验过程,旨在探索除自由与受保护的空间以外,箱庭治疗情景中还有哪些因素能促使来访者的改变,治疗环境的改变是否会影响治疗结果,运用空间象征理论理解箱庭作品是否有效,来访者的特征(年龄、性别、宗教背景、教育水平等)是如何影响箱庭创作的,如何区分临床人群的箱庭作品和非临床人群的作品,原型因素对于各种箱庭模式是决定性的还是预示性的,特定的象征在箱庭过程中有何意义,各种象征物的放置对理解箱庭是否有重要意义,治疗者言语和物理上的干预对箱庭创作和治疗结果将产生怎样的影响,移情和反移情对箱庭作品会产生怎样的影响,跨文化差异是否是促进来访者治疗过程的有利因素等。总之,这些研究的目标在于扩展箱庭疗法的知识基础,为各种方法和观点的整合提供理论基础。

    三、箱庭的形式日益多样化

      箱庭的形式日益多样化有两种含义:一是指沙箱的形式多样化;二是指箱庭组织形式的多样化。

     为适应不同的目的,研究者对沙箱的形式正进行着尝试性的改造。不仅有按传统规格制作的长方形沙箱,还有在此基础上放大比例的用于团体箱庭疗法的大沙箱,或缩小比例的用于个人箱庭体验的小沙箱,或正方形沙箱、圆形沙箱。

      箱庭的组织形式已不再局限于个体的心理治疗,而是出现越来越多的合作箱庭,如夫妻、恋人、亲子、兄弟姊妹、朋友及其他团体合作箱庭等。

      我们认为,传统的沙箱形式和规格并不是绝对的,但经验已经证明这一形式和规格足以表现人的内心世界,在临床中也已经得到广泛的认可,统一这一传统规格沙箱的制作和使用,有利于箱庭疗法的整体发展,也有利于研究者就箱庭进行交流。所以,无论是个人的箱庭疗法还是团体的箱庭疗法,张日昇教授都强调统一形式和规格的沙箱。

      为了更好地把握团体成员在团体箱庭疗法中的心路历程和团体的成长之路,张日昇教授参考岡田康伸教授的团体箱庭规则所开发的限制性团体箱庭疗法,主张对限制性团体箱庭疗法的记录以每一轮为单位来进行,制作结束后需进行彻底讨论。记录内容包括每个成员在这一轮中摆放的玩具数、玩具种类、动沙情况、所用空间、所用时间、摆放时的非言语信息以及彻底讨论的发言。治疗者同传统的团体箱庭疗法中的治疗者一样,也应该是见证者和促进者。

    四、超越静默的箱庭治疗过程

      在箱庭疗法的发展过程中,一直以来存在两个对立的观点:一方认为,箱庭疗法的整个过程应是非指导性的,治疗者只是作为见证人(witness)或观察者(observer)静静地陪伴着来访者,对他们的一举一动表示积极关注;另一方则认为,治疗者应参与到箱庭的制作过程中,给予适当的暗示和指导,包括言语的或非言语的。也就是说,这种观点打破了箱庭治疗过程的静默(silent)。而在目前的临床实践中,这两种观点出现了互相借鉴的趋势。箱庭制作过程已不再静默,开始使用背景音乐(background music)来陪伴来访者挑选玩具、创作作品。有时背景音乐是治疗者事先准备好的一些轻音乐,而有时是由来访者和治疗者在开始箱庭治疗之前共同商定的。黑尔(Richard A.Hale,1998)撰文《箱庭疗法与背景音乐》,对箱庭疗法与背景音乐作了专门研究。他认为,通过音乐,人类无意识原型中的创造性因素就会被激活,更有利于在箱庭作品中表现无意识世界。当然,超越静默还表现在另一方面,治疗者的指导性因素开始增强。

      为了更好地理解箱庭作品以配合咨询,我们主张在制作完成后,与来访者一起就箱庭作品进行对话,其中包括预先设计好的结构性问题和针对不同作品的随机性问题,内容可涉及作品外观、象征、心象和主题等方面,要求来访者自由回答。治疗者根据直观、箱庭疗法经验和治疗技术对作品给予一定的分析和解释。

五、对箱庭的理解分析出现多维度的趋势

      在箱庭疗法的发展史上,劳恩菲尔德将箱庭既看成是一种言语交流的形式,也看成是一种非言语交流的形式。因此,她强调来访者的箱庭创作体验,关注他们在创作过程中的言语交流的内容和形式。而卡尔夫强调理解箱庭作品本身的价值,包括玩具的组织和象征内容。但目前,许多卡尔夫主义的箱庭治疗者也开始观察来访者箱庭创作过程中的行为。此外,河合隼雄(1992)关注来访者对箱庭作品所讲的故事或他们对最终箱庭作品的解释和评论。来访者的评论应从三个水平来理解:个人水平(这个故事表现的是来访者生活的哪些方面)、原型水平(隐含的主题是什么)和文化水平(哪些文化问题被看做故事中的动机因素)。

      从这个角度来看,将来对箱庭作品的分析解释可能从更广阔的视角来看待整个箱庭过程,不仅包括对最初或最终箱庭作品的解释和理解,而且还要考虑来访者创作箱庭的过程、箱庭联想和箱庭体验等。

    六、箱庭疗法的非传统应用日益加强

      包括张日昇教授在内,一些箱庭治疗家将箱庭疗法广泛地应用于非临床人群,箱庭疗法已不再局限于传统上的治疗,对儿童、青少年的心理成长和人格完善都起着良好的推动作用。因此,张日昇教授积极地支持并无私地帮助在幼儿园、学校甚至企业筹建箱庭治疗室,箱庭疗法作为治疗的技术、人格完善的促进剂将日益受到关注和重视。

      同时,为了创造健康的团队文化,为了建立能够顺利完成组织目标的团队精神,通过箱庭中各种象征或心象的选择、安置、相互影响和排列,我们认为箱庭疗法可以更好地理解人际关系、交往方式和情感的发生发展。这样,不但可以确认个体和团队文化中积极的、肯定的和有效的方面,而且可以发现阻碍团体成长和目标实现的障碍。所以,张日昇教授认为,可以把箱庭疗法当做一种团队组建或协调技术。运用这一技术,在游戏和自发活动的环境中,给参与者一定的空间去挖掘自身的天然智慧和深层心理。其结果是箱庭帮助组建了优秀的团队,也使得团队成员的潜能得到发挥、人际动力系统得到确认、团队内信息得到及时沟通,确保了团队目标的实现。目前,张日昇教授指导着五组共计三十余人的团体箱庭,已经显示了团体箱庭广阔的发展前景。

      另外,箱庭治疗家还将箱庭疗法应用于短期治疗中。布莱德威(Bradway,1990,1992)报告了箱庭疗法在短期治疗情景中的成功个案,发现即使在限定的时间内,来访者也能达到无意识领域的一部分。张日昇教授在讲课时经常进行短时个人箱庭体验,体验者也报告说,时间虽短,但足以表现自己内心世界的心象,达到了如梦般的无意识层面,促进了自己的内省,有利于自身的心理成长。

    七、摄影、摄像、计算机模拟技术的引入

      为了对箱庭制作过程进行更细致入微的观察和记录,有些研究者在征得来访者同意的情况下开始在箱庭治疗室内安装摄影和摄像设备,全面记录箱庭制作过程中的各个细节,尤其是来访者的一些非言语的信息,使研究者能整体、动态地把握箱庭治疗过程。更有些研究者利用计算机模拟技术开发了虚拟空间的箱庭疗法。在虚拟空间中,制作箱庭的人通过点击鼠标来选择、移动和摆放玩具,计算机会记录下动沙的力度、玩具摆放顺序、玩具移动频次等,并将它们数量化,为定量研究箱庭制作过程提供依据。当然,人们对此的看法褒贬不一,引起了很大争论。我们认为,这种技术排除了人们触沙时的感觉,忽视了这些直观感觉对人无意识的唤起作用。但不管怎样,这代表了箱庭疗法发展的一个趋势,即将箱庭疗法与多种现代技术相结合。

    总之,箱庭是人内心世界的一个反映,内心世界的微妙与复杂也就决定了箱庭世界的浩瀚与无穷。这意味着探索箱庭世界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随着社会与人的发展,新的研究课题还将不断涌现,只有作为箱庭世界的有心人,才能不断开拓箱庭疗法研究和应用的新领域。

声明:【本文由心理沙盘网整理编辑,未经网站正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本文评论  
姓名
   
   
第 1 楼
drgrer会员 发表于 2017/1/11 13:46:23
sss
箱庭治疗者的个人箱庭体验
      当张日昇在各地进行箱庭疗法讲授时,很多人都会问这样的问题:箱庭确实能反映我们的心理吗?张日昇通常不会过多给予解释,而是邀请他们走入箱庭世界,让他们亲自体验制作。因为箱庭疗法的精髓存在于体验的过程,只有用心感悟过箱庭的人,才能理解它,并从中受益。
团体箱庭疗法的案例──快乐成长

团体箱庭疗法与个人箱庭疗法有着一定的区别,在制作过程中更加强调参与者之间的协作。体验过团体箱庭疗法的人的亲身感受最能说明这一箱庭治疗形式的效果。本文讲述了一个团体箱庭疗法案例中参与者的制作过程和心理感受。

 

一个自闭症男孩的箱庭
      张日昇教授很早就开始关注箱庭疗法在弱势人群中的临床应用尝试,并指导研究生积极开展特殊儿童的箱庭治疗,特别是对自闭症儿童的治疗。在这些治疗中,张日昇教授非常希望向读者介绍寇延对一个3岁自闭症男孩的箱庭疗法过程,这是个具有代表性的个案,曾在第二十八届国际心理学大会上进行过报告,受到了河合隼雄、岡田康伸和里斯(Sachiko Taki Reece)的认可。如果说自闭症儿童犹如天边遥远的星星的话,那么,张日昇教授希望通过此个案告诉人们,“星星知我心”。
团体箱庭:增进研究生友谊
        这是一个研究生团体所进行的为期一个学期、共计八次的团体箱庭疗法过程。团体箱庭疗法的过程,是在张日昇教授的授意之下进行的,既是为了促使研究生通过体验团体箱庭制作加深对箱庭疗法的理解,也是为了促进研究生个体的心理成长、发展研究生团体的友谊关系。
不错,真心不错。
sss
箱庭疗法主题性系列应用微课程

京师博仁讲师团为您准备了一场箱庭疗法的技术督导,从1113日起,持续近2个月,——由众多拥有多年丰富实战经验的大咖 为您讲述其自己咨询中箱庭疗法的技术实践与应用!

箱庭疗法中箱庭的作品怎么去分析与评价
箱庭作品所表现的是来访者的内心世界,来访者对此即使意识上不理解,其无意识却是理解的,不需要治疗者过多的解释、分析。否则可能是来访者产生不安、评价焦虑,阻碍其无意识的继续表现,阻断其自我治愈潜能的流动和涌现,作为咨询师最重要的是做一位贴心的、感觉舒服的陪伴者。
《心理咨询》
张日昇,字子照,1962年生于山东省即墨市灵山。教育学博士。1983年曲阜师范大学毕业后赴西藏工作,任西藏大学心理学教师并于次年起师从林崇德教授。
箱庭治疗中如何与来访者对话?
箱庭治疗过程中,除了治疗者陪伴来访者完成箱庭作品之外,咨访双方的交流互动是最为重要的。这种交流是咨访双方心灵的对话,一个训练有素的箱庭治疗者非常重视与来访者的这种对话。

专家推荐

张日昇
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教授
心理箱庭引入者

张雯
中华女子学院心理学副教授
心理箱庭人文关怀的传承者!

联系我们


推荐文章

箱庭疗法的设备之沙箱
箱庭疗法的设备有沙箱、沙和沙具三种。其中沙箱能为来访者创造一个自由与受保护的空和感觉,沙箱的亚瑟和大小也是有统一规格的。沙箱的作用非常重要。
张日昇《箱庭疗法》

本文从内容简介、作者简介和目录三个方面介绍了张日昇著的《箱庭疗法》这本书。

箱庭开心灵之门——52中心理沙盘培训授课纪实

8月4日,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教授、日本早稻田大学客员教授张日昇教授率3名北师大研究生来到52中指导心理健康教育工作。 本文主要是张日昇教授在52中的心理沙盘培训授课纪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