箱庭疗法与中国建筑艺术

[日期:2012-06-07] 浏览量:101964  作者:北师大项目部

    箱庭的制作本身仿若一个艺术品的建构过程,其中沙具的选择、空间的配置等都具有一定的心理投射意义,即象征心象。从这个角度来看,中国传统的建筑作品其实就是一件件放大了的箱庭作品,它们反映的是建筑师的心理状态和特质,特别是中国传统的园林艺术。这里,我们先对中国传统的建筑艺术所蕴涵的丰富象征意义作一概述,这将有助于对箱庭疗法中各种心象的解读。 

   

箱庭的制作本身仿若一个艺术品的建构过程,其中沙具的选择、空间的配置等都具有一定的心理投射意义,即象征心象。从这个角度来看,中国传统的建筑作品其实就是一件件放大了的箱庭作品,它们反映的是建筑师的心理状态和特质。

 

 一、建筑与音乐。

      建筑常被称为“凝固”的音乐艺术。不同的外形、色彩、材料、结构就像音符一样构成优美的旋律,给人以感官刺激和精神享受。然而,建筑的文化意蕴不仅仅在于此,还在于建筑背后的象征含义,借助建筑的形式、用数、色彩和物件的象征来畅神达意。这一点在中国传统的建筑文化中表现得尤为突出。如早在秦始皇灭六国后,就在咸阳北阪上建筑六国宫殿,环列在秦宫四周,象征六国向秦国臣服;孔庙的蟠龙柱象征孔子的崇高地位等。

      又如,天坛以严谨的建筑布局、奇特的建筑构造和瑰丽的建筑装饰而著称于世。坛域北呈圆形,坛域南呈方形,寓意“天圆地方”。天坛还使用了与天候有关的数字(十二月、二十四节气、四季等),以及象征“天”的“阳”数(即奇数三、五、七、九及其倍数)。天坛作为祈天祭神的宗教性建筑,以“敬天”为主题,是极富象征力而造型优美的建筑。

      如果把建筑比作音乐的话,那么建筑和园林的外表仅仅是音乐的主旋律,它们的象征含义则是和声,两者分离,都不是意义完整的音乐(居阅时、瞿明安,2001)。

二、建筑规模和体量。

      建筑的规模和体量往往反映的是建筑主人的社会地位和所处的地域文化特色。如《左传·隐公元年》就曾记载:上等诸侯的城池规模不得超过王都的三分之一,中等诸侯的城池不得超过王都的五分之一,低等诸侯的城池规模不得超过王都的九分之一。所以,人们可以从建筑的规模和体量上来理解主人的身份地位。

      同样,箱庭中沙具的大小、比例也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因素,它们虽然不能反映来访者的身份地位,但可能反映某些来访者的人格特质,如有的人总是选非常粗大的沙具,占有大片的空间,不考虑彼此的协调,说明他可能有较强的占有欲,自我比较强大等。当然也不能一概而论,因为越是强调的,可能正说明这方面存在问题。

三、建筑色彩。

      传统建筑的色彩主要象征信仰和等级,如红色象征生命力,中国商朝定都“殷”,也与红色的象征有关。先秦时帝王的宫殿柱子也是红色的。故宫的红黄色彩,给人以富贵典雅、庄严堂皇的视觉印象和丰富饱满的内心感受。

      箱庭中沙具的色彩固然受当时制作时的客观条件限制,但也或多或少反映了来访者的某种心理倾向或心理的丰富程度。色彩在箱庭疗法中是一个重要的营造意境的因素,对理解来访者的箱庭作品起着补充作用。如,选择一些色彩明亮沙具的来访者可能对自己比较自信,对周围世界持一种乐观的态度等。对于箱庭中色彩运用的理解可以从古代建筑的色彩运用中找到一些原型的解释。

四、建筑、箱庭与数字的关系。

      中国传统建筑对数字的关注可谓达到了鼎盛的程度。古人将数字与人的生命愿望联系在了一起,充分挖掘数字中所蕴涵的神秘力量。如“9”和“5”这两个数字在古代是有着神秘力量的数字。古代算术中“九宫”以九为最大数,五为贯通其他八个数的核心数。《周易·乾卦》中有:“九五,飞龙在天,利见大人。”孔颖达解释:“言九五阳气盛于天,故云飞龙在天,此自然之象,犹若圣人有德,飞腾而居天位。”因此,皇宫建筑多包含数字“9”。皇宫三大殿的高度均为9丈9尺,宫门上横9排竖9排共81颗钉等。圆明园前湖北岸的“九洲清宴”绕湖沿岸环有9座小岛,象征“禹贡九洲”,天下太平。

      同样,在箱庭作品中也经常会出现一些与数字有关的心象或造型。虽然治疗者不能刻板地认为数字一定具有某种意义,但数字的神秘力量是不容忽视的,特别是数字心象在作品中反复出现,或数字的造型成了作品的中心时,应引起重视。如有的来访者在象征精神目标的塔的周围放了六个玻璃球,呈六边形,作为一种神圣的保护。数字“6”就有着重要的意义。“6”在中国传统文化中象征一种稳定、一种圆满、一种顺利。用“6”来强化“塔”这一精神目标,可能说明这个目标的重要性。

五、建筑的方位和沙具的摆放

      中国传统建筑是非常讲究选址的,尤其是将《易经》中的方位概念引入到建筑构造过程中。从文王后天八卦方位次序图中可以看出,乾、震、坎、艮四卦属阳,所以代表男性。乾为父,位在西北,序数为六;震为长男,位在正东,序数为三;坎为中男,为在正北,序数为一;艮为少男,为在东北,序数为八。坤、巽、离、兑四卦属阴,代表女性。坤为母,位在西南,序数为二;巽为长女,位在东南,序数为四;离为中女,位在正南,序数为九;兑为少女,位在正西,序数为七。中国传统的四合院就充分体现了这些特点。四合院的大门开在东南角巽地,巽为风、为入,寓意财源滚滚而入。正房,居中为贵,家长所居。东厢,东为震,东厢房安排男孩入住。而西厢房在正房右面,西为兑,兑卦象为少女,西厢房为年轻少女居住。故《西厢记》中的崔莺莺就住在西厢房。因此,建筑的方位也是理解中国建筑文化的一项重要因素。

      箱庭中也强调“空间象征”与“方位说”。不同的空间位置的象征意义决定了摆放在它上面的沙具的意义是不同的。如箱庭中的左代表过去,右代表未来,上代表精神,下代表物质等。沙具本身的象征意义结合空间的象征,就能够更好地理解箱庭作品。

      小小的箱庭世界浓缩了东方建筑艺术的精髓,我们能够从中领悟到箱庭疗法与中古欧建筑艺术的融合与贯通。

声明:【本文由心理沙盘网整理编辑,未经网站正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本文评论  
姓名
   
   
箱庭治疗者的个人箱庭体验
      当张日昇在各地进行箱庭疗法讲授时,很多人都会问这样的问题:箱庭确实能反映我们的心理吗?张日昇通常不会过多给予解释,而是邀请他们走入箱庭世界,让他们亲自体验制作。因为箱庭疗法的精髓存在于体验的过程,只有用心感悟过箱庭的人,才能理解它,并从中受益。
团体箱庭疗法的案例──快乐成长

团体箱庭疗法与个人箱庭疗法有着一定的区别,在制作过程中更加强调参与者之间的协作。体验过团体箱庭疗法的人的亲身感受最能说明这一箱庭治疗形式的效果。本文讲述了一个团体箱庭疗法案例中参与者的制作过程和心理感受。

 

一个自闭症男孩的箱庭
      张日昇教授很早就开始关注箱庭疗法在弱势人群中的临床应用尝试,并指导研究生积极开展特殊儿童的箱庭治疗,特别是对自闭症儿童的治疗。在这些治疗中,张日昇教授非常希望向读者介绍寇延对一个3岁自闭症男孩的箱庭疗法过程,这是个具有代表性的个案,曾在第二十八届国际心理学大会上进行过报告,受到了河合隼雄、岡田康伸和里斯(Sachiko Taki Reece)的认可。如果说自闭症儿童犹如天边遥远的星星的话,那么,张日昇教授希望通过此个案告诉人们,“星星知我心”。
团体箱庭:增进研究生友谊
        这是一个研究生团体所进行的为期一个学期、共计八次的团体箱庭疗法过程。团体箱庭疗法的过程,是在张日昇教授的授意之下进行的,既是为了促使研究生通过体验团体箱庭制作加深对箱庭疗法的理解,也是为了促进研究生个体的心理成长、发展研究生团体的友谊关系。
不错,真心不错。
sss
箱庭疗法主题性系列应用微课程

京师博仁讲师团为您准备了一场箱庭疗法的技术督导,从1113日起,持续近2个月,——由众多拥有多年丰富实战经验的大咖 为您讲述其自己咨询中箱庭疗法的技术实践与应用!

箱庭疗法中箱庭的作品怎么去分析与评价
箱庭作品所表现的是来访者的内心世界,来访者对此即使意识上不理解,其无意识却是理解的,不需要治疗者过多的解释、分析。否则可能是来访者产生不安、评价焦虑,阻碍其无意识的继续表现,阻断其自我治愈潜能的流动和涌现,作为咨询师最重要的是做一位贴心的、感觉舒服的陪伴者。
《心理咨询》
张日昇,字子照,1962年生于山东省即墨市灵山。教育学博士。1983年曲阜师范大学毕业后赴西藏工作,任西藏大学心理学教师并于次年起师从林崇德教授。
箱庭治疗中如何与来访者对话?
箱庭治疗过程中,除了治疗者陪伴来访者完成箱庭作品之外,咨访双方的交流互动是最为重要的。这种交流是咨访双方心灵的对话,一个训练有素的箱庭治疗者非常重视与来访者的这种对话。

专家推荐

张日昇
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教授
心理箱庭引入者

张雯
中华女子学院心理学副教授
心理箱庭人文关怀的传承者!

联系我们


推荐文章

箱庭疗法的设备之沙箱
箱庭疗法的设备有沙箱、沙和沙具三种。其中沙箱能为来访者创造一个自由与受保护的空和感觉,沙箱的亚瑟和大小也是有统一规格的。沙箱的作用非常重要。
张日昇《箱庭疗法》

本文从内容简介、作者简介和目录三个方面介绍了张日昇著的《箱庭疗法》这本书。

箱庭开心灵之门——52中心理沙盘培训授课纪实

8月4日,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教授、日本早稻田大学客员教授张日昇教授率3名北师大研究生来到52中指导心理健康教育工作。 本文主要是张日昇教授在52中的心理沙盘培训授课纪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