箱庭疗法与中国盆景艺术

[日期:2012-06-07] 浏览量:102625  作者:北师大项目部

    常有些业外人士看见制作的箱庭作品时随口惊叹:“这真像盆景啊。”同样,熟知箱庭疗法者在观看盆景作品时,也很自然地会将盆景作品看成是盆景制作者的箱庭作品,认为是制作者无形内界的有形写照。我们甚至可以认为盆景就是盆景艺术家所制作的箱庭作品,同时也可以认为箱庭作品就是来访者制作的盆景作品。

 

盆景是中国独具特色的艺术形式。它主要运用咫尺千里、缩龙成寸等“以小见大”的手法,把树林花草、山石水土等物质材料进行艺术加工后布局在盆盎里,以优美的造型和深远的意境再现出名山大川、小桥流水等诗情画意的图景。

 

一、中国的盆景艺术。

      (一)盆景是中国独具特色的艺术形式。它主要运用咫尺千里、缩龙成寸等“以小见大”的手法,把树林花草、山石水土等物质材料进行艺术加工后布局在盆盎里,以优美的造型和深远的意境再现出名山大川、小桥流水等诗情画意的图景。盆景是饱含着作者思想感情的立体山水画,是经过高度浓缩和提炼,集中表现大自然优美风光的一种特殊艺术品。

      (二)盆景的起源。中国盆景的起源可以追溯到新石器时代,河姆渡文化中已经出现中国目前最早的盆栽形式。东汉时期,盆景艺术的理论与实践已达到较高水平。南北朝时期,山水画从人物画中脱离出来,对盆景的发展起着巨大作用。唐代盆景艺术日臻成熟,并在民间和宫廷广泛流行。宋代区分了树木盆景与山水盆景。到了元代,“些子景”(“些子”在这里是小的意思)使盆景由大型向小型化进化。明清两代,“盆景”作为专门词语在书中出现,盆景的造型、表现形式也更加丰富。

      (三)盆景可谓微型园林。就在拙著写作期间,张日昇教授和早稻田大学木村裕教授陪同正在早稻田大学做访问学者的我国信阳师范学院徐大真教授参观了位于日本东京都的“小石川后乐园”。此庭园的许多景观,如蓬莱岛、得仁堂、圆月桥、小庐山、西湖堤、唐门、八卦堂、涵德亭等是由明末清初流亡日本的儒者朱舜水设计的,其名称也出自范仲淹的名句“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整座庭园处处小桥流水,充满着中国式的情趣,体现了中国明清时期江南的建筑风格,如用鹅卵石铺就的小径,小茅棚,得仁堂的斗拱、柱子等如出一辙。在入口处,张日昇教授被一箱庭式盆景(如图28)所吸引,据介绍,这是工作人员制作的“小石川后乐园”的缩影。这种在房屋里眺望庭园而制作的箱庭,被称为“座观式” 庭园。

 

小石川后乐园的蓬莱岛、得仁堂、圆月桥、小庐山、西湖堤、唐门、八卦堂、涵德亭等是由明末清初流亡日本的儒者朱舜水设计的,其名称也出自范仲淹的名句“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整座庭园处处小桥流水,充满着中国式的情趣。

 

 二、将箱庭疗法与中国的盆景进行对比之后,我们发现箱庭疗法实施过程中的许多方面都与中国的盆景艺术创作有惊人的相似。

    (一)大千世界皆我用──丰富的造景材料

      箱庭疗法的基本材料就是一个沙箱和各种各样的玩具,这些玩具几乎囊括了大千世界所有的可能,人物、动物、植物、交通工具、建筑、家具设备、生活用品、军事器械、自然景观(如山石、日月星辰等)、食品果实等。它们可以是我们生活的这一世界乃至整个宇宙中现存的,也可以是过去存在而现在已经不存在的事物,还可以是未来可能存在的;既可以是客观存在的,也可以是客观不存在的。大千世界中的一切均可以纳入箱庭疗法玩具的类别。

      盆景的材料选择也同样是丰富多彩的,植物、山石、人物、建筑、交通工具(以船只为主)、动物等,也都是根据盆景制作者的喜好进行选择的。这些材料的收集也与箱庭疗法的材料收集一样可以超越时间和空间的局限,只求能充分表现制作者的思想感情、审美情操。我们在盆景中常见的主题往往都是表现现实生活以及生活理想的。为了表现主题,盆景制作者可以选用一切他们认为适合表现的材料。

 

箱庭疗法的基本材料就是一个沙箱和各种各样的玩具,这些玩具几乎囊括了大千世界所有的可能,人物、动物、植物、交通工具、建筑、家具设备、生活用品、军事器械、自然景观(如山石、日月星辰等)、食品果实等。

 

    (二)咫尺天涯任我行──有限的创作空间

      箱庭与盆景的创作空间的有限性是一样的,对来访者个体进行的箱庭疗法使用的是一个特制的长方形沙箱,内侧涂成蓝色,内装半箱沙。之所以规定沙箱的尺寸,是考虑到当将沙箱放在齐腰高度时,来访者不需要转动头部,沙箱大体就可以置于视野之内,这便给来访者提供一个自由与受保护的创作环境。内侧为蓝色会使人挖沙时有看见天和水的感觉。针对家庭、夫妻、团体进行的箱庭疗法有时也使用更大些的沙箱。但不论多大的沙箱,它都对来访者的创作空间进行了限制。正如我们每个人在现实生活中一样,可以任由我们控制、经营的空间总是有限的。但在这一有限的空间中,来访者却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任意在其中进行创作。在一个沙箱中,来访者可能表现的是一片山水,也可能是一座城市,也可能是整个世界,乃至整个宇宙,或者什么也不是,就只是自己的一种想象。

      盆景,顾名思义,就是盆中之景,盆是不可或缺的。其创作空间与箱庭是类似的,其使用的盆盎大部分是陶瓷制品,盆景对盆盎的外形、尺寸、色彩、质地、图案选择是非常讲究的。但不论什么盆盎,盆景制作者可创作的空间也同样是有限的,因此,他们在构思时,就必须考虑到如何在这一有限的空间中,安排处理人、景、物的关系和位置,以最佳的方案和艺术效果把人、景、物等要素布置上去。有限的空间就要求制作者必须繁中求简、巧于安排。同样,在这个有限的空间之内,制作者也可以表现太华千寻、江湖万里。

    (三)一花一木总关情──内在世界的有形化

      箱庭的创作过程是来访者将自己的内心世界用玩具来表现的有形化过程。箱庭作品中玩具都是来访者根据自己的内心真实想法选择的,作品的场面也都是按照来访者自己的意愿进行构思的。在来访者看来,每一个玩具所代表的意思都是自己的情绪情感的表达,是自己意识、无意识的心象表达。来访者可以生活在自己创造的箱庭世界之中体验着这一世界的林林总总,也可以站立在这一世界之外,以旁观者的态度审视自己构想的世界。通过探求箱庭作品中所使用的玩具的象征意义,治疗者可以读懂来访者的内心世界,体验其喜怒哀乐,洞察其内心变化。

 

来访者可以生活在自己创造的箱庭世界之中体验着这一世界的林林总总,也可以站立在这一世界之外,以旁观者的态度审视自己构想的世界。通过探求箱庭作品中所使用的玩具的象征意义,治疗者可以读懂来访者的内心世界,体验其喜怒哀乐,洞察其内心变化。

 

      同样,盆景的制作也是盆景制作者人生理想、思想情操的表现,是制作者对自己的生存环境的观照和对人生的各种思考。在表现现实某一景观的“无我之境”中,制作者站在远处宏观地观照着这一景观,而表现自己理想的“有我之境”则身临其境,体验着跋涉的艰辛和饱览风光的快乐。创作盆景不仅表现“目之所瞩”,即外观形象为目的,更重要的是要表现“意之所游”,即借助有限的造型状写广阔的自然景象之神和深远的精神内涵,表现余韵不绝的意境。通过对盆景构图、意境内涵的理解,我们也体验着盆景制作者内心情感的律动,感受着制作者的人生观、宇宙观,甚至追随着盆景制作者的心灵经历一番飘泊、跋涉,进而反观自己的人生、自己的一切。

      不论是箱庭制作过程还是盆景制作过程,它都为制作者提供了一个宣泄情绪、表现情感、表达人生理想、再现内心世界的空间。箱庭的制作能够缓解来访者紧张的心理压力,疏导心理能量的流动,愉悦心情。盆景的制作也使其制作者心境平和,在制作一件盆景或者箱庭作品时,时间飞快,所有的烦恼和忧愁全部都荡然无存,心情非常好,做完作品心情很平静,很有成就感。箱庭和盆景,制作者不在其中,却神入其里,一花一木总关乎制作者之情。

      从箱庭和盆景的内在一致性,我们似乎可以认为中国自古以来就有制作箱庭的传统,箱庭疗法在中国有着深厚的文化底蕴、肥沃的生长土壤。箱庭疗法可以从盆景艺术中受到诸多启示,盆景艺术也可能从箱庭疗法中得到新的诠释,题材、表现手法也可以得以多样化。而且从盆景和箱庭的命名构词法来看,它们也是一致的,盆景就是在盆中建造景观,箱庭则是在沙箱中摆设庭园。箱庭作品中常有来访者自己的踪迹,即自我像的出现,这可能为评价、欣赏盆景时提供一种新的视角,为盆景创作提供更为丰富的表现方式。而盆景艺术给制作者和欣赏者以审美享受、心境的愉悦,也为箱庭的临床功用提供了更多的论据。

声明:【本文由心理沙盘网整理编辑,未经网站正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本文评论  
姓名
   
   
箱庭治疗者的个人箱庭体验
      当张日昇在各地进行箱庭疗法讲授时,很多人都会问这样的问题:箱庭确实能反映我们的心理吗?张日昇通常不会过多给予解释,而是邀请他们走入箱庭世界,让他们亲自体验制作。因为箱庭疗法的精髓存在于体验的过程,只有用心感悟过箱庭的人,才能理解它,并从中受益。
团体箱庭疗法的案例──快乐成长

团体箱庭疗法与个人箱庭疗法有着一定的区别,在制作过程中更加强调参与者之间的协作。体验过团体箱庭疗法的人的亲身感受最能说明这一箱庭治疗形式的效果。本文讲述了一个团体箱庭疗法案例中参与者的制作过程和心理感受。

 

一个自闭症男孩的箱庭
      张日昇教授很早就开始关注箱庭疗法在弱势人群中的临床应用尝试,并指导研究生积极开展特殊儿童的箱庭治疗,特别是对自闭症儿童的治疗。在这些治疗中,张日昇教授非常希望向读者介绍寇延对一个3岁自闭症男孩的箱庭疗法过程,这是个具有代表性的个案,曾在第二十八届国际心理学大会上进行过报告,受到了河合隼雄、岡田康伸和里斯(Sachiko Taki Reece)的认可。如果说自闭症儿童犹如天边遥远的星星的话,那么,张日昇教授希望通过此个案告诉人们,“星星知我心”。
团体箱庭:增进研究生友谊
        这是一个研究生团体所进行的为期一个学期、共计八次的团体箱庭疗法过程。团体箱庭疗法的过程,是在张日昇教授的授意之下进行的,既是为了促使研究生通过体验团体箱庭制作加深对箱庭疗法的理解,也是为了促进研究生个体的心理成长、发展研究生团体的友谊关系。
不错,真心不错。
sss
箱庭疗法主题性系列应用微课程

京师博仁讲师团为您准备了一场箱庭疗法的技术督导,从1113日起,持续近2个月,——由众多拥有多年丰富实战经验的大咖 为您讲述其自己咨询中箱庭疗法的技术实践与应用!

箱庭疗法中箱庭的作品怎么去分析与评价
箱庭作品所表现的是来访者的内心世界,来访者对此即使意识上不理解,其无意识却是理解的,不需要治疗者过多的解释、分析。否则可能是来访者产生不安、评价焦虑,阻碍其无意识的继续表现,阻断其自我治愈潜能的流动和涌现,作为咨询师最重要的是做一位贴心的、感觉舒服的陪伴者。
《心理咨询》
张日昇,字子照,1962年生于山东省即墨市灵山。教育学博士。1983年曲阜师范大学毕业后赴西藏工作,任西藏大学心理学教师并于次年起师从林崇德教授。
箱庭治疗中如何与来访者对话?
箱庭治疗过程中,除了治疗者陪伴来访者完成箱庭作品之外,咨访双方的交流互动是最为重要的。这种交流是咨访双方心灵的对话,一个训练有素的箱庭治疗者非常重视与来访者的这种对话。

专家推荐

张日昇
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教授
心理箱庭引入者

张雯
中华女子学院心理学副教授
心理箱庭人文关怀的传承者!

联系我们


推荐文章

箱庭疗法的设备之沙箱
箱庭疗法的设备有沙箱、沙和沙具三种。其中沙箱能为来访者创造一个自由与受保护的空和感觉,沙箱的亚瑟和大小也是有统一规格的。沙箱的作用非常重要。
张日昇《箱庭疗法》

本文从内容简介、作者简介和目录三个方面介绍了张日昇著的《箱庭疗法》这本书。

箱庭开心灵之门——52中心理沙盘培训授课纪实

8月4日,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教授、日本早稻田大学客员教授张日昇教授率3名北师大研究生来到52中指导心理健康教育工作。 本文主要是张日昇教授在52中的心理沙盘培训授课纪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