箱庭疗法的发展与研究现状

[日期:2012-06-06] 浏览量:105962  作者:北师大项目部

    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以来,箱庭疗法在世界范围内蓬勃发展。劳恩菲尔德的早期工作、卡尔夫的研究,以及鲍尔的贡献极大推动了箱庭疗法的普及和应用。后来的研究者所做的工作为箱庭疗法的发展拓宽了道路。

 

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以来,箱庭疗法在世界范围内蓬勃发展。一大批研究者致力于发展卡尔夫的箱庭疗法理论,他们从治愈过程、、治疗力量、治疗者的角色、 移情和延迟解释等几个方面,提出了各自有益的见解。

 

 (一)拓展卡尔夫开创的箱庭疗法理论

      一大批研究者(Reed,1980;Mitchell,1987;Spare,1984;Weinrib,1991)致力于发展卡尔夫的箱庭疗法理论,他们从治愈过程(the healing process)、治疗力量(the therapeutic power)、治疗者的角色(the role of the therapist)、移情和延迟解释(delayed interpretation)等几个方面,提出了各自有益的见解。

 1.治愈过程

      卡尔夫将自性的确立(the constellation of the self)看成是治愈过程的中心原则,自性的结果就是自我的健康发展。当自性的心象在箱庭中表现出来之后,箱庭创作者的外在行为将发生变化,箱庭中的负面力量将得以转化。也就是说,在卡尔夫看来,治愈过程和转化过程是统一的。而温瑞卜(Weinrib,1989)和阿曼(Ammann,1991)却对这两个过程作了进一步的区分。阿曼认为,治愈过程发生在遭受过早年创伤的个体身上,这些人早年在母爱剥夺、没有信任的环境中长大。通过箱庭,可以唤醒他们的整合力量,使他们建立健康的个性结构。而转换过程发生在具有健康和稳定自我的个体身上,只是他们的世界观过于狭隘或偏激,感受到焦虑、压抑和不安。通过箱庭,可以使他们直面人格阴影,打破旧的心理模式,创造新的心理运动。

 2.治疗力量

      卡尔夫认为,箱庭使无意识心象得以视觉化,从而唤起治愈的能量。与荣格一样,卡尔夫也非常强调象征的治愈力量。箱庭中那些超越个体的象征能引起个体的发展,正如梦、幻想、宗教和神话中的象征一样。温瑞卜(Wenrib,1983)认为,箱庭所展现的图画不仅仅是内部心象的反映,同时,外在玩具的运用也反映了制作者的无意识。也就是说,箱庭强调了意识和无意识之间的联系。亚当斯(Adams,1991)也认为,箱庭就是在具体现实领域联系意识和无意识的过程。布莱德威(Bradway,1987)也提出,箱庭不仅使来访者从混乱中看到秩序,而且使他们有机会经历和超越对立面。箱庭以一种可见的、有形的形式使负面问题客观化,最终达到治愈的目标。她还认为,箱庭的治疗力量在于四个要素,即沙、水和玩具等具体材料的运用,各种材料融合在一起的潜能,创造的自由和可信任,非干扰的治疗者所提供的安全感。

3.治疗者的角色

      卡尔夫认为,箱庭治疗者的角色就是为来访者提供一个自由与受保护的空间。为了做到这一点,治疗者必须具备两种态度:一种是开放和接纳(openness and acceptance)的态度,使来访者感到自我表达是安全的;另一种是保护(protective)来访者的态度,使来访者能够保持在自己自然的界限之内不受到侵犯。温瑞卜进一步完善了这一观点,认为自由与受保护的空间不仅指物理空间,也指心理空间。物理空间指沙箱本身,它是有限的和包容的,而且玩具的数量也是有限的;心理空间指由治疗者的人格所提供的。基彭休尔(Kiepenheuer)也将治疗者提供的空间比作炼金术的炼金密封容器,这个容器中既有对抗也有融合。容器中所发生的过程有它自己的方向和目标,治疗者的作用是支持这个过程,而不是领导或指引这个过程。此外,卡尔夫还探讨了治疗者和来访者之间的联系感,认为这是一种共时性时刻(synchronistic moment),也是非言语洞察的时刻。此刻,治疗者和来访者能同时感受到内心的状况。卡尔夫将共时性时刻看成是由一系列的分离时刻组成的,每一时刻都产生它自己的觉醒。

4.移情

      劳恩菲尔德很早就意识到了移情的问题,她认为,儿童对治疗者的移情会干扰治疗。她努力使儿童的移情朝向玩具和沙箱。而卡尔夫只是间接地提到移情的问题。她认为,移情就是提供一个实现自我潜能的空间,如果治疗者能创造一个自由与受保护的空间,则这个空间将促进对治疗者的积极移情。积极移情反过来会加强自性的确立。很多研究者都发展了卡尔夫的这一观点,他们认为,治疗者和来访者之间的关系有时在箱庭中是可以直接得到表达的。箱庭创作本身就是经常指向治疗者和来访者之间的关系的。比如,有时来访者会通过某个玩具来表达自己对治疗者的情感。布莱德威还注意到,箱庭中重要人物放置的位置有时与治疗者所坐的位置有关系。尽管存在各种观点,但是箱庭治疗者们已经达成了共识,即认为箱庭的其他方面也可能说明移情的存在,如:箱庭的运用受到阻抗或很容易适应;以一种独特的方式(毁坏、偷等)对待玩具;来访者批评、表扬治疗者所收集的玩具,或将其与其他人的收集比较;来访者的箱庭作品要么公开分享,要么隐藏起来,不让治疗者看。

 5.延迟解释

      卡尔夫的经典箱庭理论认为,在来访者创作完箱庭作品后,治疗者是不给予任何解释的,而是在制作了一系列的箱庭作品后,经过几个月或几年的时间,治疗者和来访者都觉得时机成熟的时候再一起来讨论。这种成熟的时机通常是指在自性得以确立之后。而温瑞卜认为,延迟解释并不是说治疗者对来访者的箱庭作品不作任何评论,因为治疗者的角色就是一位共感的观察者和倾听者,他熟悉箱庭作品的发展阶段,所以有时会就作品中的象征心象与来访者进行讨论,以更好地了解来访者的成长和变化。

声明:【本文由心理沙盘网整理编辑,未经网站正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本文评论  
姓名
   
   
箱庭治疗者的个人箱庭体验
      当张日昇在各地进行箱庭疗法讲授时,很多人都会问这样的问题:箱庭确实能反映我们的心理吗?张日昇通常不会过多给予解释,而是邀请他们走入箱庭世界,让他们亲自体验制作。因为箱庭疗法的精髓存在于体验的过程,只有用心感悟过箱庭的人,才能理解它,并从中受益。
团体箱庭疗法的案例──快乐成长

团体箱庭疗法与个人箱庭疗法有着一定的区别,在制作过程中更加强调参与者之间的协作。体验过团体箱庭疗法的人的亲身感受最能说明这一箱庭治疗形式的效果。本文讲述了一个团体箱庭疗法案例中参与者的制作过程和心理感受。

 

一个自闭症男孩的箱庭
      张日昇教授很早就开始关注箱庭疗法在弱势人群中的临床应用尝试,并指导研究生积极开展特殊儿童的箱庭治疗,特别是对自闭症儿童的治疗。在这些治疗中,张日昇教授非常希望向读者介绍寇延对一个3岁自闭症男孩的箱庭疗法过程,这是个具有代表性的个案,曾在第二十八届国际心理学大会上进行过报告,受到了河合隼雄、岡田康伸和里斯(Sachiko Taki Reece)的认可。如果说自闭症儿童犹如天边遥远的星星的话,那么,张日昇教授希望通过此个案告诉人们,“星星知我心”。
团体箱庭:增进研究生友谊
        这是一个研究生团体所进行的为期一个学期、共计八次的团体箱庭疗法过程。团体箱庭疗法的过程,是在张日昇教授的授意之下进行的,既是为了促使研究生通过体验团体箱庭制作加深对箱庭疗法的理解,也是为了促进研究生个体的心理成长、发展研究生团体的友谊关系。
不错,真心不错。
sss
箱庭疗法主题性系列应用微课程

京师博仁讲师团为您准备了一场箱庭疗法的技术督导,从1113日起,持续近2个月,——由众多拥有多年丰富实战经验的大咖 为您讲述其自己咨询中箱庭疗法的技术实践与应用!

箱庭疗法中箱庭的作品怎么去分析与评价
箱庭作品所表现的是来访者的内心世界,来访者对此即使意识上不理解,其无意识却是理解的,不需要治疗者过多的解释、分析。否则可能是来访者产生不安、评价焦虑,阻碍其无意识的继续表现,阻断其自我治愈潜能的流动和涌现,作为咨询师最重要的是做一位贴心的、感觉舒服的陪伴者。
《心理咨询》
张日昇,字子照,1962年生于山东省即墨市灵山。教育学博士。1983年曲阜师范大学毕业后赴西藏工作,任西藏大学心理学教师并于次年起师从林崇德教授。
箱庭治疗中如何与来访者对话?
箱庭治疗过程中,除了治疗者陪伴来访者完成箱庭作品之外,咨访双方的交流互动是最为重要的。这种交流是咨访双方心灵的对话,一个训练有素的箱庭治疗者非常重视与来访者的这种对话。

专家推荐

张日昇
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教授
心理箱庭引入者

张雯
中华女子学院心理学副教授
心理箱庭人文关怀的传承者!

联系我们


推荐文章

箱庭疗法的设备之沙箱
箱庭疗法的设备有沙箱、沙和沙具三种。其中沙箱能为来访者创造一个自由与受保护的空和感觉,沙箱的亚瑟和大小也是有统一规格的。沙箱的作用非常重要。
张日昇《箱庭疗法》

本文从内容简介、作者简介和目录三个方面介绍了张日昇著的《箱庭疗法》这本书。

箱庭开心灵之门——52中心理沙盘培训授课纪实

8月4日,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教授、日本早稻田大学客员教授张日昇教授率3名北师大研究生来到52中指导心理健康教育工作。 本文主要是张日昇教授在52中的心理沙盘培训授课纪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