箱庭疗法的治疗假设

[日期:2012-06-06] 浏览量:101986  作者:北师大项目部

      为什么在治疗者的陪伴下,来访者从沙具架上自由挑选沙具,在盛有细沙的箱子里制作箱庭就能达到心理治疗的效果呢?

一、箱庭疗法的治疗假设可以简明扼要地归纳为五点:

(1)重视来访者和治疗者的关系,称之为母子一体性

(2)以沙箱为中心,创造一个自由与受保护的空间

(3)这一自由与受保护的空间可以使来访者的自我治愈力得以发挥

(4)普遍无意识的心象

(5)沙具的象征意义

 

  箱庭疗法的治疗假设可以简明扼要地归纳为五点:重视来访者和治疗者的关系,称之为母子一体性;以沙箱为中心,创造一个自由与受保护的空间;这一自由与受保护的空间可以使来访者的自我治愈力得以发挥;普遍无意识的心象;玩具的象征意义。

 

      二、我们每一个人的身体,都有自我治愈创伤的力量;我们的心灵深处,也有自我治愈心灵创伤的力量。但这一自我治愈的能力因各种原因有时会难以发挥其应有的机能。以沙箱为中心,可以创造出的一个自由与受保护的空间,在治疗者的包容、接纳和关注下,就可以使来访者的自我治愈力得以发挥。也就是说,治疗的基本前提就是相信人在适当的情况下,都有自我治愈心灵创伤的倾向。

      三、通过使用箱子、沙和沙具制作的箱庭作品这一道具,可以将人的心象充分地表现出来。这一心象(不仅箱庭,还有绘画及梦等)的特征,河合隼雄(1998)归纳为具体性、直接性、集约性。简单地说,心象就是意识和无意识、内心世界和外部世界相互交错时产生的由视觉所捕捉的映象,属于意识和无意识、内心世界和外部世界相互交错的领域。心理疗法重视来访者在治疗者接纳和共感理解的态度的支持下,使来访者关注自身的所思所欲,发挥自我发展的可能性。但自我发展的可能性及其内容有时往往难以言语化,这样,箱庭作为一种视觉投射的表现方式,从某种程度就可以将难以言语化的无形的东西以心象的形式使其有形化。

    四、人的心理是看不见、摸不着的,是发展变化的。如何研究看不见、摸不着、发展变化的心理并使其由无形变有形,这一直是心理学家研究的最重要课题之一。目前,定量研究仍然占据绝对的优势地位,但定量研究自身有许多难以解决的问题,尤其对于人的心理现象来说,第一,定量研究不能解决所有的心理问题;第二,将人的心理现象转变为量化指标时,有时候的解释会十分牵强,力图科学化但结果往往不科学。由于各种原因,定性研究目前仍然处于弱势。张日昇教授认为,心理学的发展应该在自身内部找原因,有些研究应该注重理论思维和心灵上的内省,还有一部分心理学的研究应该注重主要以哲学为理论基础的定性研究,继承其形而上、思辨的研究传统,再加上以宗教学、人类学、现象学、解释学、实证主义理论为主要理论基础,具有跨学科、多学科色彩的质的研究,即将量的研究、质的研究方法结合起来,具体问题具体对待,不能走到量的研究的极端。

      基于以上思考,我们也尝试对箱庭疗法进行一定的量化研究,大量的研究已经证明,通过箱庭的制作可以使无形的心理有形化,并能够达到治愈来访者的目的。

      五、箱庭疗法是从人心理的深层面来促进人格的改变。实施这种疗法需要知道与意识世界不同的无意识世界的法则。 当然,人们有一半以上的时间可能都是在无意识状态之中度过的,日常生活中到底有多少时间我们处于意识状态,也是很难说清楚的,这一意识到底清晰到什么程度也是不确定的,就是说无意识世界并不是用简单的理性、知性的方法就能够了解的,而需要综合细致的观察、敏锐的直观理解、温和的感觉、冷静的思考,来研究人的心理深层次的无意识内容。

      六、箱庭疗法确实也有某种程度的诊断性。

      熟练的治疗者一看来访者所创作的箱庭作品,就会对其有某种程度的共同解释和印象,这主要是由于箱庭疗法更多的是一种非言语的体现,容易使治疗者洞察来访者的内心世界。通过箱庭疗法,能比较容易理解来访者的内心世界。所以从某种意义说,箱庭疗法是通往人的内心世界之路。

      当然,我们为来访者实施箱庭疗法的时候,不可忘记的是,我们是以当事人的主观体验为基础,依据临床心理的知识去进行可能的心理学援助,不是将箱庭疗法的或临床心理的“客观的知识”运用于我们的援助对象。

      七、箱庭疗法是儿童游戏疗法的一种。由于非言语性的特点,箱庭疗法特别适合言语能力还未充分发展的儿童或言语能力有障碍的儿童。最初主要用来治疗受虐待儿童、被忽视儿童、自闭症儿童、情感障碍儿童、患遗尿症的儿童、恐惧与焦虑儿童、学习困难儿童、阅读障碍儿童和言语障碍儿童等。儿童中心游戏疗法(child-centered play therapy)的倡导者兰德列斯(Landreth,1991)也认为,所选择的沙具为儿童提供了表达各种情感、探索真实的生活经验、检验现实极限、发展积极的自我形象、自我理解和自我控制的机会。因此,在儿童心理实践中,箱庭疗法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箱庭疗法本来是作为一种游戏疗法发展起来的,其自身所具有的特点使箱庭疗法应用的范围逐渐从儿童扩大到成人及团体治疗。所以,箱庭疗法已不再是一种局限于儿童游戏疗法的心理疗法。这种界定符合现代箱庭疗法发展的趋势,也体现了箱庭疗法作为一种心理疗法具有的普遍意义和可操作性。

声明:【本文由心理沙盘网整理编辑,未经网站正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本文评论  
姓名
   
   
箱庭治疗者的个人箱庭体验
      当张日昇在各地进行箱庭疗法讲授时,很多人都会问这样的问题:箱庭确实能反映我们的心理吗?张日昇通常不会过多给予解释,而是邀请他们走入箱庭世界,让他们亲自体验制作。因为箱庭疗法的精髓存在于体验的过程,只有用心感悟过箱庭的人,才能理解它,并从中受益。
团体箱庭疗法的案例──快乐成长

团体箱庭疗法与个人箱庭疗法有着一定的区别,在制作过程中更加强调参与者之间的协作。体验过团体箱庭疗法的人的亲身感受最能说明这一箱庭治疗形式的效果。本文讲述了一个团体箱庭疗法案例中参与者的制作过程和心理感受。

 

一个自闭症男孩的箱庭
      张日昇教授很早就开始关注箱庭疗法在弱势人群中的临床应用尝试,并指导研究生积极开展特殊儿童的箱庭治疗,特别是对自闭症儿童的治疗。在这些治疗中,张日昇教授非常希望向读者介绍寇延对一个3岁自闭症男孩的箱庭疗法过程,这是个具有代表性的个案,曾在第二十八届国际心理学大会上进行过报告,受到了河合隼雄、岡田康伸和里斯(Sachiko Taki Reece)的认可。如果说自闭症儿童犹如天边遥远的星星的话,那么,张日昇教授希望通过此个案告诉人们,“星星知我心”。
团体箱庭:增进研究生友谊
        这是一个研究生团体所进行的为期一个学期、共计八次的团体箱庭疗法过程。团体箱庭疗法的过程,是在张日昇教授的授意之下进行的,既是为了促使研究生通过体验团体箱庭制作加深对箱庭疗法的理解,也是为了促进研究生个体的心理成长、发展研究生团体的友谊关系。
不错,真心不错。
sss
箱庭疗法主题性系列应用微课程

京师博仁讲师团为您准备了一场箱庭疗法的技术督导,从1113日起,持续近2个月,——由众多拥有多年丰富实战经验的大咖 为您讲述其自己咨询中箱庭疗法的技术实践与应用!

箱庭疗法中箱庭的作品怎么去分析与评价
箱庭作品所表现的是来访者的内心世界,来访者对此即使意识上不理解,其无意识却是理解的,不需要治疗者过多的解释、分析。否则可能是来访者产生不安、评价焦虑,阻碍其无意识的继续表现,阻断其自我治愈潜能的流动和涌现,作为咨询师最重要的是做一位贴心的、感觉舒服的陪伴者。
《心理咨询》
张日昇,字子照,1962年生于山东省即墨市灵山。教育学博士。1983年曲阜师范大学毕业后赴西藏工作,任西藏大学心理学教师并于次年起师从林崇德教授。
箱庭治疗中如何与来访者对话?
箱庭治疗过程中,除了治疗者陪伴来访者完成箱庭作品之外,咨访双方的交流互动是最为重要的。这种交流是咨访双方心灵的对话,一个训练有素的箱庭治疗者非常重视与来访者的这种对话。

专家推荐

张日昇
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教授
心理箱庭引入者

张雯
中华女子学院心理学副教授
心理箱庭人文关怀的传承者!

联系我们


推荐文章

箱庭疗法的设备之沙箱
箱庭疗法的设备有沙箱、沙和沙具三种。其中沙箱能为来访者创造一个自由与受保护的空和感觉,沙箱的亚瑟和大小也是有统一规格的。沙箱的作用非常重要。
张日昇《箱庭疗法》

本文从内容简介、作者简介和目录三个方面介绍了张日昇著的《箱庭疗法》这本书。

箱庭开心灵之门——52中心理沙盘培训授课纪实

8月4日,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教授、日本早稻田大学客员教授张日昇教授率3名北师大研究生来到52中指导心理健康教育工作。 本文主要是张日昇教授在52中的心理沙盘培训授课纪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