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体箱庭疗法的治疗阶段

[日期:2012-06-08] 浏览量:102531  作者:北师大项目部

团体箱庭疗法对于参加人员的成长、改善成员们之间的人际关系具有很大的帮助。同时对于专业咨询人员和箱庭治疗人员的培训来说也很有益。在团体箱庭疗法中,其治疗阶段可分为五个阶段,以下将一一介绍。

(一)各自为政冲突阶段

在初次进行团体箱庭时,经常出现两种现象:一是团体成员各自摆各自的,而不顾他人。虽然是在同一个沙箱中进行制作,但从作品中能明显地感觉到彼此的界限和区域非常分明,每个人都在苦心经营自己的小天地,希望用尽可能多的玩具表现自己的内心世界,而忽略了其他人的存在,于是形成了各自为政的局面。

团体箱庭疗法的治疗

张日昇教授在团体箱庭疗法实践中发现,初次的团体箱庭作品经常是玩具很多,很杂乱,区域分割,主题分散。另外,团体成员之间都会有一种陌生感,即使是平时在一起生活、工作、学习的一个团体,当在治疗者的陪伴下共同制作一个箱庭作品的时候,难免会有紧张、不安或怀疑的感觉。

当不能理解他人所摆的东西时,立刻会产生一种陌生感。平日里在一起,以为很了解彼此,但通过箱庭制作才发现彼此是多么地不了解。物理空间上的接近绝不等于心理空间上的默契,特别是当他人由于不理解自己的意图而挪动了自己所摆放的玩具,或者自己以为是好意而对他人所摆的场面进行调整时,就会出现强烈的心理冲突。

但规则要求当时不能交流,所以必须承受着巨大的压力来面对这一切,于是,当团体的压力迫使某个成员不得不调整和改变自己本来的意图时,他们可能在经历了初次团体箱庭制作之后选择退出。而作为团体,也必须接受这样的事实,从而引起所有成员和治疗者的反思,在接下来的阶段中调整自身,避免这种情况的出现。这一阶段通常发生在最初一两次的箱庭制作过程中,这期间团体成员对团体箱庭的感觉是既好奇又怀疑,既接纳又排斥。

(二)察言观色阶段

经过了前一两次的冲突后,团体成员都在进行反思,所以在接下来的几次中整个团体箱庭的制作步调会减慢。成员每摆一轮都非常谨慎和小心,他们在考虑自己摆的东西是否与他人摆的相协调,是否与作品的整体风格相协调,他人是否接受自己,会不会影响到他人等。每一轮用的时间都逐渐延长,成员拿着玩具思考和犹豫的情况出现得也越来越多。

这个阶段可能出现的问题是成员在制作过程中的退出现象,其原因有两个方面:一是担心自己所摆的玩具会破坏整个作品的构成,特别是前几次的团体箱庭制作中与他人发生过矛盾冲突的成员在这一阶段更可能会选择放弃,另一方面可能跟成员当时的身心状态有关。

(三)调整、沟通阶段

随着团体箱庭疗法的继续开展,团体成员在经历了各自为政、冲突和察言观色阶段之后,每个人都会进行深刻的反思,自己为人处世的方式是否伤害了他人,是否太以自我为中心,是否过于压抑自己而被他人所左右,失去了独立性等等。如果不进行自我调整,则冲突和矛盾还是难以避免的,整个团体是难以协调的,而这是每个成员都不愿看到的。所以,这一阶段,成员们在制作完成后的交流加深,他们开始开诚布公地谈自己的想法和感受,谈自己的困惑与矛盾,以及对团体的期望,尽管有时争论得很激烈,但过后大家都感到非常舒服。

经过这样一种彻底的讨论,大家发现,原来很多矛盾和冲突是因为误解了彼此的意图而引起的,是因为一些想当然的假设而引发的。现实中的人际交往也是这样,很多时候我们习惯于假设对方可能会怎样,应该怎样,而没有和对方真正地沟通交流,于是造成了很多隔阂,甚至有时是好心没好报。

一个家庭也如此,家庭成员觉得彼此都已经很熟悉了,所以有些事情没有必要说出来,对方也应该明白,但殊不知,正是这样一种没有必要说出口的心理导致了许许多多的家庭矛盾,甚至是家庭的分崩离析,而接受过团体箱庭治疗的来访者都会有这样的共感,那就是沟通真好

(四)协调共感阶段

前一阶段彻底的沟通使团体成员了解了彼此的个性和制作意图,在接下来的团体箱庭制作过程中大家都感到有了默契,他人摆放的玩具正是自己想要摆的,他人对自己所构造的场景的修饰也符合自己的意图,自己对他人所摆放的东西的修饰也能得到他人的认同,整个团体都达到了一种共感。整个制作过程中大家都在用心感悟彼此的心声,对彼此的摆放都非常关注。

治疗者经常看到,当某一个成员摆放了某个玩具后,其他成员会欣慰地点点头;当某个成员在构造场景遇到困难时,其他成员也为之着急、忧虑。可以说,这一阶段是充满浓浓情意的阶段。从箱庭作品的特点来看,整幅作品的协调性增强了,主题更加明确,虽然玩具的数量减少了,但能感觉到每个玩具或场景都是深情的凝聚。

(五)整合阶段

整合是团体箱庭疗法发展到最后阶段的特点,即团体箱庭作品主题明确、流畅整合。对于这一阶段的作品,成员们都非常珍惜,舍不得拆除,总希望将这一美好的瞬间永远保留下来,他们会一起和作品合影,在欢声笑语中回顾、欣赏制作过程。这一阶段,团体的融合达到了自然的状态,团体彼此能够欣然悦纳,团体的凝聚力增强,同一团体的成员都有一家人的感觉。

经过了团体箱庭疗法的这五个治疗阶段,成员们从陌生到熟悉,从相识到相知,觉得彼此是那么亲切,言语之中总是透露着对这个团体的眷恋,以团体为自己的归属,有什么烦恼与不快都愿意找自己同一团体的人说说,感觉从他们那里能得到莫大的安慰和鼓舞。团体成员间的理解和共感已超越了箱庭作品本身,扩展到了他们彼此的生活中。

声明:【本文由心理沙盘网整理编辑,未经网站正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本文评论  
姓名
   
   
箱庭治疗者的个人箱庭体验
      当张日昇在各地进行箱庭疗法讲授时,很多人都会问这样的问题:箱庭确实能反映我们的心理吗?张日昇通常不会过多给予解释,而是邀请他们走入箱庭世界,让他们亲自体验制作。因为箱庭疗法的精髓存在于体验的过程,只有用心感悟过箱庭的人,才能理解它,并从中受益。
团体箱庭疗法的案例──快乐成长

团体箱庭疗法与个人箱庭疗法有着一定的区别,在制作过程中更加强调参与者之间的协作。体验过团体箱庭疗法的人的亲身感受最能说明这一箱庭治疗形式的效果。本文讲述了一个团体箱庭疗法案例中参与者的制作过程和心理感受。

 

一个自闭症男孩的箱庭
      张日昇教授很早就开始关注箱庭疗法在弱势人群中的临床应用尝试,并指导研究生积极开展特殊儿童的箱庭治疗,特别是对自闭症儿童的治疗。在这些治疗中,张日昇教授非常希望向读者介绍寇延对一个3岁自闭症男孩的箱庭疗法过程,这是个具有代表性的个案,曾在第二十八届国际心理学大会上进行过报告,受到了河合隼雄、岡田康伸和里斯(Sachiko Taki Reece)的认可。如果说自闭症儿童犹如天边遥远的星星的话,那么,张日昇教授希望通过此个案告诉人们,“星星知我心”。
团体箱庭:增进研究生友谊
        这是一个研究生团体所进行的为期一个学期、共计八次的团体箱庭疗法过程。团体箱庭疗法的过程,是在张日昇教授的授意之下进行的,既是为了促使研究生通过体验团体箱庭制作加深对箱庭疗法的理解,也是为了促进研究生个体的心理成长、发展研究生团体的友谊关系。
不错,真心不错。
sss
箱庭疗法主题性系列应用微课程

京师博仁讲师团为您准备了一场箱庭疗法的技术督导,从1113日起,持续近2个月,——由众多拥有多年丰富实战经验的大咖 为您讲述其自己咨询中箱庭疗法的技术实践与应用!

箱庭疗法中箱庭的作品怎么去分析与评价
箱庭作品所表现的是来访者的内心世界,来访者对此即使意识上不理解,其无意识却是理解的,不需要治疗者过多的解释、分析。否则可能是来访者产生不安、评价焦虑,阻碍其无意识的继续表现,阻断其自我治愈潜能的流动和涌现,作为咨询师最重要的是做一位贴心的、感觉舒服的陪伴者。
《心理咨询》
张日昇,字子照,1962年生于山东省即墨市灵山。教育学博士。1983年曲阜师范大学毕业后赴西藏工作,任西藏大学心理学教师并于次年起师从林崇德教授。
箱庭治疗中如何与来访者对话?
箱庭治疗过程中,除了治疗者陪伴来访者完成箱庭作品之外,咨访双方的交流互动是最为重要的。这种交流是咨访双方心灵的对话,一个训练有素的箱庭治疗者非常重视与来访者的这种对话。

专家推荐

张日昇
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教授
心理箱庭引入者

张雯
中华女子学院心理学副教授
心理箱庭人文关怀的传承者!

联系我们


推荐文章

箱庭疗法的设备之沙箱
箱庭疗法的设备有沙箱、沙和沙具三种。其中沙箱能为来访者创造一个自由与受保护的空和感觉,沙箱的亚瑟和大小也是有统一规格的。沙箱的作用非常重要。
张日昇《箱庭疗法》

本文从内容简介、作者简介和目录三个方面介绍了张日昇著的《箱庭疗法》这本书。

箱庭开心灵之门——52中心理沙盘培训授课纪实

8月4日,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教授、日本早稻田大学客员教授张日昇教授率3名北师大研究生来到52中指导心理健康教育工作。 本文主要是张日昇教授在52中的心理沙盘培训授课纪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