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体沙盘案例:青春期男孩小亮

[日期:2017-01-16] 浏览量:10281  作者:

沙盘游戏可以个体单独进行,也可以由家庭或其他形式的团体一起完成。个体沙盘游戏可以深入展示个人的内心世界,让自己与潜意识对话,了解自己的深层次需要。

 

14岁的男孩小亮(因我们对来访者隐私的保护,名字为化名)是与妈妈一起来的,在这之前,他在厂里上班的妈妈来过一次心理关爱中心,对儿子小亮的情况做一些描述。在妈妈的描述中,小亮是个贪玩、不爱学习、沉迷电脑的孩子,对妈妈说的话听不进去,与妈妈说话没耐心,脾气大。妈妈对此很苦恼,希望儿子能有所改变。

 

观察到的小亮:比妈妈高出一截,穿着干净利落、举止大方、有礼貌,爱笑、很阳光。

 

打过招呼后,小亮迫不急待地问:“阿姨,我妈说你这里有好多好玩的,能让我玩吗?”我说:“当然可以啊。”

 

带他走进沙盘室。一进去他满脸的欣喜,嘴里叫着:“哇噻!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大的玩具室?你就是负责这些玩具的吗?这些只是让小朋友来玩的吗?”我笑笑:“你问题还真多,这个玩具室可不是随便玩的,在这里玩有这里的规则。”他问:“什么规则?”给他讲过规则,小亮开始创作他的沙盘,我在一旁默默记录。他用了大概二十分钟完成了这个沙盘。

 

从沙盘中可以看出他内在的冲突与矛盾

 

讲述沙盘:

 

我:“给阿姨讲讲你的沙盘故事好吗?从你摆进去的第一件小东西说起吧。”

 

小亮:“我先拿了这个魔头。”

 

问:“一进来看到有这么多小玩具,怎么就先拿它了呢?”

 

小亮:“我一眼就看上它了,酷酷的,好玩。又在它两边各放了一个宝塔(注:体现了青春期孩子的崇尚、标榜个性的特点)。”

 

问:“一边一个,有什么特别的说法吗?”

 

小亮:“宝塔震河妖啊,一边一个才能震住(注:在他潜意识中标榜的个性也要有界线或约束)这个大蝎子是坏蛋,它想吃小精灵,小精灵只顾玩,没注意到身后有危险(注:在玩乐中会太专注,身边潜在的危险自己不一定能发现)。手里拿球的这个(戴红帽)是小精灵的保护神,如果大蝎子要咬小精灵,它就用手里的球砸大蝎子,它随时随地地保护小精灵(注:在他潜意识中知道身边有这样一个保护神,这里用一个小皮卡丘做保护神,一方面说明他心里觉得这个保护神聪明、伶俐,另一方面又觉得它不够强大)。”

 

问:“它们认识吗?”

 

小亮:“认识,不过小精灵不喜欢和它玩,玩不到一块,没共同语言,他只会保护,他的使命就是保护(注:他明白保护神的职责,但他不愿意与保护神过多的沟通与互动。这里这个保护神很有可能指的是妈妈)。”

 

问:“有很多鳄鱼的这部分是什么呢?”

 

小亮:“它们是一伙的,它们不坏,但是别人都怕它们,不喜欢它们,别人也对它们不好,所以它们自己对自己保护,只守不攻,只守着属于它们自己的地方(注:这是在他人际关系中一个特殊的群体,这个群体也许没有那么多人喜欢,因为他们看起来有一定的攻击性,还略有些自卑,比如那些学习不太好,调皮捣蛋的孩子,但他们彼此信任、团结)。”

 

问:“那中间这个红色和边上这个绿色的呢?我注意到它们与鳄鱼不一样。”

 

小亮:“红色的是八爪鱼,是大首领,绿色的是海豹二首领,它们是和鳄鱼不一样,可它们都是好朋友,鳄鱼和海豹害怕别人伤害大首领,就把它保护起来了。”(注:这个特殊群体中有两个与其他人不太一样的孩子,因有共同的爱好而与他们走到一起,这两个孩子在他们之中还有一定的号召力,这里红八爪鱼和绿海豹投射的是他自己和另一个好朋友)

 

问:“谁会伤害它呢?”

 

小亮:“也不算伤害它吧,就是那些认为不该和鳄鱼在一起的人吧,总想把它从这里边救走。”(注:这里的那些人是指家长或老师)

 

问:“我注意到你用了一个‘救’字。”

 

小亮:“是啊,因为都觉得它们不好,所以那些人觉得是救。”

 

问:“八爪鱼怎么想呢?”

 

小亮:“它喜欢与小鳄鱼玩,小鳄鱼并不坏,只是八爪鱼担心如果跟救它的人走了,就没机会回来和小鳄鱼玩了。”

 

问:“八爪鱼有些矛盾,有些纠结?”

 

小亮:“对呀,八爪鱼希望能和小鳄鱼玩,也能去别处玩,如果能那样就是最完美的了。”

 

问:“没办法实现吗?”

 

小亮:“没有吧,因为那些人根本不喜欢小鳄鱼。”

 

问:“有没有想过试着去沟通呢?不沟通就意味着保持现状,都不称心,沟通说不定还有机会改变。”

 

小亮:“哎,有道理啊,可以让它们试试”他调皮地笑了。

 

……

 

 

在沙盘做过之后的两个月内,孩子的妈妈与我在电话和QQ中沟通过三次,孩子的变化很明显,妈妈一再说,通过那次沙盘,对孩子的心理认识找到了一个切口,让她对孩子的内心有了全新的角度觉察,对自己也有了更多的觉察,以前总在找孩子的问题,现在从自己的认识和沟通方式上做了改变,孩子自然改变了很多。

声明:【本文由心理沙盘网整理编辑,未经网站正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本文评论  
姓名
   
   
箱庭治疗者的个人箱庭体验
      当张日昇在各地进行箱庭疗法讲授时,很多人都会问这样的问题:箱庭确实能反映我们的心理吗?张日昇通常不会过多给予解释,而是邀请他们走入箱庭世界,让他们亲自体验制作。因为箱庭疗法的精髓存在于体验的过程,只有用心感悟过箱庭的人,才能理解它,并从中受益。
团体箱庭疗法的案例──快乐成长

团体箱庭疗法与个人箱庭疗法有着一定的区别,在制作过程中更加强调参与者之间的协作。体验过团体箱庭疗法的人的亲身感受最能说明这一箱庭治疗形式的效果。本文讲述了一个团体箱庭疗法案例中参与者的制作过程和心理感受。

 

一个自闭症男孩的箱庭
      张日昇教授很早就开始关注箱庭疗法在弱势人群中的临床应用尝试,并指导研究生积极开展特殊儿童的箱庭治疗,特别是对自闭症儿童的治疗。在这些治疗中,张日昇教授非常希望向读者介绍寇延对一个3岁自闭症男孩的箱庭疗法过程,这是个具有代表性的个案,曾在第二十八届国际心理学大会上进行过报告,受到了河合隼雄、岡田康伸和里斯(Sachiko Taki Reece)的认可。如果说自闭症儿童犹如天边遥远的星星的话,那么,张日昇教授希望通过此个案告诉人们,“星星知我心”。
团体箱庭:增进研究生友谊
        这是一个研究生团体所进行的为期一个学期、共计八次的团体箱庭疗法过程。团体箱庭疗法的过程,是在张日昇教授的授意之下进行的,既是为了促使研究生通过体验团体箱庭制作加深对箱庭疗法的理解,也是为了促进研究生个体的心理成长、发展研究生团体的友谊关系。
不错,真心不错。
sss
箱庭疗法主题性系列应用微课程

京师博仁讲师团为您准备了一场箱庭疗法的技术督导,从1113日起,持续近2个月,——由众多拥有多年丰富实战经验的大咖 为您讲述其自己咨询中箱庭疗法的技术实践与应用!

箱庭疗法中箱庭的作品怎么去分析与评价
箱庭作品所表现的是来访者的内心世界,来访者对此即使意识上不理解,其无意识却是理解的,不需要治疗者过多的解释、分析。否则可能是来访者产生不安、评价焦虑,阻碍其无意识的继续表现,阻断其自我治愈潜能的流动和涌现,作为咨询师最重要的是做一位贴心的、感觉舒服的陪伴者。
《心理咨询》
张日昇,字子照,1962年生于山东省即墨市灵山。教育学博士。1983年曲阜师范大学毕业后赴西藏工作,任西藏大学心理学教师并于次年起师从林崇德教授。
箱庭治疗中如何与来访者对话?
箱庭治疗过程中,除了治疗者陪伴来访者完成箱庭作品之外,咨访双方的交流互动是最为重要的。这种交流是咨访双方心灵的对话,一个训练有素的箱庭治疗者非常重视与来访者的这种对话。

专家推荐

张日昇
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教授
心理箱庭引入者

张雯
中华女子学院心理学副教授
心理箱庭人文关怀的传承者!

弹窗内容!!!

×

联系我们

推荐文章

箱庭疗法的设备之沙箱
箱庭疗法的设备有沙箱、沙和沙具三种。其中沙箱能为来访者创造一个自由与受保护的空和感觉,沙箱的亚瑟和大小也是有统一规格的。沙箱的作用非常重要。
张日昇《箱庭疗法》

本文从内容简介、作者简介和目录三个方面介绍了张日昇著的《箱庭疗法》这本书。

箱庭开心灵之门——52中心理沙盘培训授课纪实

8月4日,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教授、日本早稻田大学客员教授张日昇教授率3名北师大研究生来到52中指导心理健康教育工作。 本文主要是张日昇教授在52中的心理沙盘培训授课纪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