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体箱庭疗法体验

[日期:2012-06-08] 浏览量:104754  作者:北师大项目部

         不久前完成了一组完整的团体箱庭疗法体验,但当体验过团体箱庭疗法的学生得知笔者正在收集这方面的体验时,他们也都迫不及待地将自己的感受发给笔者,希望与读者分享。下面就让我们静静地聆听他们的心声吧。

团体箱庭疗法体验

 (一)M:有憾也无憾(小组成员:Y、F、W、K、M)

          M只参加了一次团体箱庭制作,后来就退出了,但第一次的团体箱庭经历却对她的人生产生了重要的影响,她用“有憾也无憾”来概括这一段经历。回想几个月来自己的感受,点点滴滴,百感交集。有时候,我喜欢默默地想一些事情,不是不愿表达,而只是没有表达的心情,也不知要表达什么,有些事情本来就是那么无奈,每个人的经历、环境、年龄都决定了每个人的思维方式、看问题的角度,很多事情说出来,别人未必理解你,即使理解了,又如何呢?对于不能理解我的人,我没有表达的欲望;对于理解我的人,我又不忍心打扰他们。或许正是团体箱庭,让我有了一个表达的窗口,即使退出了,也是我真实心情的表达

          第一次做团体箱庭时,生活中我的状态就是一片迷茫,无法面对很多东西,箱庭中的那片海正是我最恐惧并力图逃避的,所以我拼命排斥它,画了一个螺旋,并把一只小猫放在螺旋的中心,那应该是我。我不想让自己影响整个箱庭布局,但要保留自己独立的心理空间却也那么难,而那是我最需要独立空间的时候,大家对我的期待又让我不得不作改变,那改变的过程非常艰难,一点一点,我知道大家在期待什么,我无法忽视她们的存在,我觉得自己是那么无力,无力保持自己的独立。

大家把这幅作品看做想象中海边美好的世界,在大家谈了各自的理解和感受后,我发觉我想的和大家的有些不一样,在大家的想象中海是美的,但我对海的感情是复杂的,尤其在那段日子,我对海的恐惧是无法形容的,再加上海中的山,让我更加压抑,我很难全心关注自己的世界,我不想打通和外界的通道,因为时机还不成熟。

我并不觉得自己孤单,可大家都觉得螺旋是封闭的,应和外界联系沟通,那似乎才有生机,我艰难地打通了,别无选择。但在做箱庭过程中,大家对彼此的关注,对整体的关注,让我很感动,让我感觉:每个人都不是孤单的;每一个人,大到世界,小到团体,都有他自己的位置,都有他存在的理由。离开了团体,离开了人与人之间的理解和合作,可能会迷失自己。这是我第一次做完团体箱庭后的感受,也是唯一的一次,因为我再也没有参加团体箱庭制作。

         当面临下一次的团体箱庭时,我很恐惧,那种恐惧我无法抗拒,一想起那一片蓝来,我的心就痛,我不想看见那一片蓝,它是那么令我恐惧,我经常担心在做团体箱庭时,如果有人挖出一片海来,我会冲动地去填平,那也是对别人的一种伤害,理智会控制我不这么做,可我又无法面对它。

我无法解释心中的矛盾,我知道不参加,大家都会认为不好,可我担心如果在这种情况下勉强参加了,可能会让我以后对大海更加恐惧,我的心情会更加不好,所以我想暂时退出,好好调整一下。那段日子,我想了很多,我做了两次个人箱庭。我一直都努力调节,可我并不急,问题的暴露不见得都是坏事,至少我对自己有了更好的认识,有了更多的感受。

当我想重新加入团体箱庭却被拒绝时,我的心一下子就跌入了谷底,我流泪了,这是那个月我第二次流泪,多年来积攒的眼泪都在那个月倾泻,也许是那眼泪洗涤了压抑许久的痛,也许没有比流泪更好的宣泄方式了,尤其是对于像我这样不喜欢流泪的人。

          也许生活就是这样,郁闷到极点发泄一下反而就轻松了。时间飞逝,此时再细细品味当初的感受,我觉得第一次箱庭是那么真实地表达了我自己的世界,再看箱庭作品中的那片海,也没那么恐惧和压抑了,一股暖流润人心底。即使迷茫又如何呢?也许这个阶段的迷茫是另一个更好状态的前奏,我只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我是心痛,并不苦,因为我知道我最终会走出来解决问题的,只是需要一点儿时间而已,因为心痛的感觉不是那么容易就挥去的,时间会淡化一切的。

          没有接着参加团体箱庭是有一些遗憾的,但箱庭之外的收获对我来说也是一种安慰。这段经历也促使我反思,促进我的成长。我经常想一个问题:如果时光倒转,我还会以同样的方式处理箱庭的前前后后吗?答案也许是,这也许是性格使然吧,但如果在今后出现类似的事情,我可能会改变一下处理方式,这也许就是成长吧。太完美的人生也是一种遗憾,些许的遗憾也是一种完美,箱庭内外都是收获,都有启迪。

 (二)L.L:理解、沟通和友谊(小组成员:Q.B、C.SS、L.BF、L.ZL、L.L)

          第一次做团体箱庭时,不知道别人会做什么,感觉既紧张又好奇,既担心自己与别人会出现冲突,又很向往与别人共同创造作品。因此在制作过程中,每个人都为自己开辟了一小块领地,这在我们的第一次作品中表现得很明显:河流把整个箱庭分成了四块陆地,我们四个女生都有一个自己的小世界,与伙伴之间的关系不很密切。但是我们也都有交流的欲望:因为作品中的四座小桥,在四块陆地之间建立了联系。所以,这一次作品的主题,我们定为“沟通”。这是四个尚未完全打开的心灵,第一次在别人面前小心翼翼地展示自我,同时,又彼此传达着沟通的要求。

          第二次,我们增加了一个男性伙伴,并且一直持续到第七次。从后来的一系列制作过程中,我感觉女性世界需要男性成员的加入。男女本质上不同的两种风格,可以为对方带来一些影响和改变。第二次,我们在地理上混合到了一起,但作品的内容似乎太杂乱了。每个人都迫不及待地想要充分表达自己的意图,因此几乎无暇顾及别人,整个作品的空间被挤得满满的,很难归纳出一个统一的主题。这一次,虽然我们把它叫做“人间天堂”,但我觉得有“人间”、有“梦想”,但却不像一个天堂。

           第三次,我们的作品有了融合的感觉,整个作品是一个有机的整体,各个部分和睦共存。大家摆放的玩具都朝向一个共同的目标,不必再把机会都用来放置人物,所以有精力去布置一个更美好的环境。对比第二次的作品,我感觉,团体力量不是个体力量的简单相加,当我们各行其是时,它将小于个体力量之和,当我们团结协作时,它能远远大于个体力量之和。这一次,我们的主题是“春天来了”。这“春天”,既是箱庭作品中大自然的春天,也是我们这个团队的春天。

           第四次,给人意境悠远的印象。两条河流,起自同一源头,自西向东流淌。作品不再是纯粹的生活场景,而是越来越注重精神的探索与追求。从人物关系来看,作品中不再有单个出现的人物,所有的人物都是成对出现,而且关系亲密。这次的主题是“源远流长”。已经和谐默契的我们,开始转向对哲学的思考。这说明我们通过团体箱庭开始了更深层次的精神交流。

           第五次,团体箱庭发挥了“为心灵疗伤”的作用。开始时,这是一个忧郁的月牙形岛。在团体箱庭的氛围中,制作人无意识地流露出了心底的感情。紧接着,所有团体成员都在没有语言和任何暗示的情况下感受到这种情感,大家开始作出种种努力,我也选择了在作品中添上与岛相望的陆地、精神的偶像、灯光、飞机、其他伙伴等。这时,大家能够通过作品感受到相通的情绪,每个人又用自己的方式进行调节和改善。我们将主题命名为“月岛”。这是我们制作过程中意义特殊的一次,因为我们能感受到别人的感情,通过制作箱庭进行互助。

           第六次,L.ZL先在箱庭中部挖了一条由左至右的大江,奠定了整个作品的大体格局。后来大家在此基础上放了山、塔、庙、桥、植物、行人、车辆等等,把箱庭布置成一个春光明媚的风景区。这次作品中的人物和其他物品的数目比较多,但是却很有秩序,而且也很和谐。人物和车辆都排着队由左向右走,方向感很强,所以我们把这次作品命名为“方向”。虽然做的时候没有想到,但是做完后再审视作品,我觉得作品中的人物似乎是我们这个箱庭小组的同学的写照:大家组成一个团体,有共同目标,有序前进。我们做完这个作品后都很高兴。

           第七次,我非常喜欢,我觉得它有点儿像一幅美丽的中国山水人物画。L.ZL由左下至右上挖了一条河流,这时我还不知道自己要摆什么。接着L.BF在左上部摆了一幢古朴的房屋,我的眼前立刻就出现了一幅温馨的美景:流水旁的书院。C.SS在房屋前面放了一个手捧书本的老师和一个小学生,更加强了我的这种感觉。于是我又找了两个儒生放在房屋前面。后来我们又逐渐增加了渔夫、牧人、和尚,每个人都在悠然自得地做着自己的事情。作品中的竹桥、古寺、宝塔、茅屋和花草树木也都组成了一个安乐祥和的环境。看着这个作品,宛如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出现在眼前,只不过人物的主要活动不再是农耕而是读书。这真是我心中的理想画卷。我们大家将之命名为“欣悦自得”,反映出我们大家当时的感觉。

          第八次,三年级的同学就要毕业走向新目标,感到有些依依不舍。这一次我们的作品中,最主要的是箱庭左半部分的一颗心。那颗心是几个人合力制作出来的,制作得非常细致,也表达了很多内容。制作过程中,大家有心意相通的感觉,似乎这种无声的制作过程是在用一种独特的语言进行交流。这一次我们用了湿沙,我觉得湿沙的造型能力非常强,于是我捏了三个大沙球,令我再次感受到小时候捏泥球的快乐。但是怎样才能与整体的箱庭作品和谐呢?我把它们摆在一起,把它们想象成诱人的美食──冰激凌。于是,我把整个箱庭当做一张送给三年级同学的立体心意卡。右上角的幸福家庭,代表对他们的祝福。我为这次作品起的名字是“祝福的心意”。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对箱庭的意义的理解将会逐渐进步。同时更加深刻地感到团体箱庭的魅力,它确实能够促进制作者之间的理解、沟通和友谊,这种友谊非常宝贵。

 (三)H:分析云敝日,体验水映月(小组成员:H、X、L、ZH、P)

          我所在的组只有我一个男生,而有四个女生。在这种阴阳失衡的情况下,有人说我被其他四个人给同化了。是这样吗?从第一次开始做,自己的确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在团体箱庭报告中,老师指出前五次的我虽然表面上有一种男性的阳刚、强壮的状态,但是,那似乎就像是一只“纸老虎”,实质上没有什么力量可言,尤其是在第六次的作品中更加明显──整个作品中,自己只是缩在一个很小很小的角落里。

其实,在做第六次团体箱庭时,我自己已经意识到了一些东西──的确,我们组有四个女生,而见证人虽然每次会是不同的人,但是每次都是女生,这样算下来,整个房间里只有我一个男生。那天做团体箱庭之前,我的心情是灰色的,虽然脸上有着笑容,但我想到了那个自己深爱着的却已分开的女友,心情是那样的沉重。制作过程中,我只摆放了前三次,接下来的几次全部放弃了,面对一个女性气质十足的作品,我退缩了。我把两颗心埋在了沙里,在上面放了两只蝴蝶,像《梁祝》中的化蝶一样。

为什么我会首先提到这第六次呢?就像我前面所说的,它让我有切肤之感,让我回想起以前,让我感受到了当下,让我思考着未来。接下来的两次箱庭作品,再看看,就不再存在那个虚张声势的我,而是一个真实的自己,其实,重要的是自己的心境变化了。

确实,表面上看来,我似乎不属于这个世界,是我被这个世界拒绝了吗?不是的,生活不会拒绝任何人,并不是我不属于这个世界,而是自己在逃离,自己惧怕了,虽然不知道自己惧怕的到底是什么,只是知道自己再也不知如何去接近,如何迈出那勇敢的一步,也许自己在某种程度上纳自己了。这也许就是箱庭所揭示的,但是,它要告诉我什么呢?还需要我慢慢地去思考。

 看过我们作品的人都认为我与X的冲突最多,认为我们俩人的相互接受度是最低的,因为在制作箱庭的过程中我们争执过。其实,恰恰相反,我认为,我们俩人的接受程度也许是最大的,因为我个人认为,那种冲突都只是一种情绪的表露,其中并不蕴涵什么恶意,甚至敌意。X日常生活中就是那样坦率,如果在团体箱庭中,X一反常态,不能直抒胸臆,而对我有所隐藏,不肯说出自己心中的真实想法,我想那才是一种对我的真正不接纳、不信任,那才是会使我感到悲伤的事。

我们五人的团体箱庭制作由于两个成员的毕业而结束了,五人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但我相信大家会珍惜那份真诚和感动,那与生命中真实自我相会的机会的。

参与者的团体箱庭疗法体验感受,不禁让我们感受到小小的箱庭,真可谓无限的世界,演绎着形形色色的人生,蕴涵着无穷的意味,令人叹为观止。在这里,箱庭疗法不是枯燥的理论,也不是单纯的技法,而是我们内心世界另一个真实。

声明:【本文由心理沙盘网整理编辑,未经网站正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本文评论  
姓名
   
   
箱庭治疗者的个人箱庭体验
      当张日昇在各地进行箱庭疗法讲授时,很多人都会问这样的问题:箱庭确实能反映我们的心理吗?张日昇通常不会过多给予解释,而是邀请他们走入箱庭世界,让他们亲自体验制作。因为箱庭疗法的精髓存在于体验的过程,只有用心感悟过箱庭的人,才能理解它,并从中受益。
团体箱庭疗法的案例──快乐成长

团体箱庭疗法与个人箱庭疗法有着一定的区别,在制作过程中更加强调参与者之间的协作。体验过团体箱庭疗法的人的亲身感受最能说明这一箱庭治疗形式的效果。本文讲述了一个团体箱庭疗法案例中参与者的制作过程和心理感受。

 

一个自闭症男孩的箱庭
      张日昇教授很早就开始关注箱庭疗法在弱势人群中的临床应用尝试,并指导研究生积极开展特殊儿童的箱庭治疗,特别是对自闭症儿童的治疗。在这些治疗中,张日昇教授非常希望向读者介绍寇延对一个3岁自闭症男孩的箱庭疗法过程,这是个具有代表性的个案,曾在第二十八届国际心理学大会上进行过报告,受到了河合隼雄、岡田康伸和里斯(Sachiko Taki Reece)的认可。如果说自闭症儿童犹如天边遥远的星星的话,那么,张日昇教授希望通过此个案告诉人们,“星星知我心”。
团体箱庭:增进研究生友谊
        这是一个研究生团体所进行的为期一个学期、共计八次的团体箱庭疗法过程。团体箱庭疗法的过程,是在张日昇教授的授意之下进行的,既是为了促使研究生通过体验团体箱庭制作加深对箱庭疗法的理解,也是为了促进研究生个体的心理成长、发展研究生团体的友谊关系。
不错,真心不错。
sss
箱庭疗法主题性系列应用微课程

京师博仁讲师团为您准备了一场箱庭疗法的技术督导,从1113日起,持续近2个月,——由众多拥有多年丰富实战经验的大咖 为您讲述其自己咨询中箱庭疗法的技术实践与应用!

箱庭疗法中箱庭的作品怎么去分析与评价
箱庭作品所表现的是来访者的内心世界,来访者对此即使意识上不理解,其无意识却是理解的,不需要治疗者过多的解释、分析。否则可能是来访者产生不安、评价焦虑,阻碍其无意识的继续表现,阻断其自我治愈潜能的流动和涌现,作为咨询师最重要的是做一位贴心的、感觉舒服的陪伴者。
《心理咨询》
张日昇,字子照,1962年生于山东省即墨市灵山。教育学博士。1983年曲阜师范大学毕业后赴西藏工作,任西藏大学心理学教师并于次年起师从林崇德教授。
箱庭治疗中如何与来访者对话?
箱庭治疗过程中,除了治疗者陪伴来访者完成箱庭作品之外,咨访双方的交流互动是最为重要的。这种交流是咨访双方心灵的对话,一个训练有素的箱庭治疗者非常重视与来访者的这种对话。

专家推荐

张日昇
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教授
心理箱庭引入者

张雯
中华女子学院心理学副教授
心理箱庭人文关怀的传承者!

弹窗内容!!!

×

联系我们

推荐文章

箱庭疗法的设备之沙箱
箱庭疗法的设备有沙箱、沙和沙具三种。其中沙箱能为来访者创造一个自由与受保护的空和感觉,沙箱的亚瑟和大小也是有统一规格的。沙箱的作用非常重要。
张日昇《箱庭疗法》

本文从内容简介、作者简介和目录三个方面介绍了张日昇著的《箱庭疗法》这本书。

箱庭开心灵之门——52中心理沙盘培训授课纪实

8月4日,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教授、日本早稻田大学客员教授张日昇教授率3名北师大研究生来到52中指导心理健康教育工作。 本文主要是张日昇教授在52中的心理沙盘培训授课纪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