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重度考试焦虑学生的箱庭

[日期:2012-06-11] 浏览量:1012613  作者:北师大项目部

对一个重度考试焦虑学生的箱庭疗法

(治疗者:陈顺森)

      小创(假名)对考试感到极其焦虑,自我价值感降低,因而来接受箱庭治疗。历经20次的箱庭治疗,小创实现了自我的整合,用他的话说,那就是前后变了一个人。他的箱庭历程带着我们游历了他心灵中一处处令人陶醉的风景,并让我们体验到一份重整河山的壮美。

一个重度考试焦虑学生

      第一节 个案介绍

       一、家庭背景

      小创的父亲原先是政府部门公务人员,大专学历。20世纪90年代,顺应“下海”经商大潮,到部门下属企业任职;三年前因企业体制改革而下岗在家待业,去年到一家私有企业从事业务工作,工资收入一般。他为人比较严厉、严肃,因工作变动频繁,平时较少言语;对小创的学习不太关心,也较少与小创交流,只有在开家长会时才了解一下小创的学习成绩,之后对小创提出较高的目标。

      小创的母亲是一位贤妻良母型的女性,中专学历。在一家事业单位任职,工作相对稳定,但薪金收入不高,能较好地照顾家庭事务,比较关心小创的考试成绩,常唠叨小创的学习成绩没有进步等,但较少关心小创学习上存在的困难,较少参加学校召开的家长会。

      小创是家中独生子,初三年级重点班学生。从小因父母严格要求,对自己要求很高。受父亲的影响,对国际局势、军事要闻也很感兴趣。小创身体健康,常紧蹙眉头,头发较长且乱,不讲究穿着。偶尔也在课余时间携带篮球到学校与同学一起打球。在家中较少与父母交流,一般吃完饭后就到房间里写作业。周末时会与堂兄弟一起到祖父母住处看望老人。

       二、问题表现

      小创认为自己是完美主义者,一切都必须做到最好,最担心的事是自己比别人差。他认为自己的这种完美主义倾向是非常必要的,因为这使自己的行为有一高标准、高目标,是引导自己不断进步的动力。

      小创认为自己很自信,只要自己考试时能精力集中,只要自己学习更用功些,就一定能考得非常好。他的学习成绩处于全年级前列,但在班级处于中下水平。历史、地理、生物、物理成绩很优秀,但语文、数学、英语成绩只处于班级中下水平,特别是数学成绩不够理想。

      他反映,自己考试之前一直担心自己没有做好准备,所以需要一直熬夜;考试时感到非常紧张,遇到不会做的题目时,头脑一片空白;原先记住的答案可能一下子全忘记了;做题目时总牵挂着别人是否完成得比自己好,担心自己不会做的题目别人是否会做。考试结束之后又担心自己的成绩是否一塌糊涂,直到考卷发回来之后,心里的石头才落地。对考试的这种焦虑情绪周而复始,一直是困扰自己的大问题。通过考试焦虑量表(四点量表)测验,其得分为82分,属于重度考试焦虑学生。小创从未向父母诉说过自己对考试存在的焦虑情绪,认为父母不可能理解他的这种情绪,所以也不经常与父母交流自己的想法。

      小创的班主任认为,小创在班级其他方面表现都非常良好,遵守纪律,尊敬师长;学习也很用功,但成绩却不拔尖。初一时,小创对学习重视不够,曾经一度沉迷于电脑游戏,后来在老师的教育下,不再玩游戏。在初二时通过努力,被遴选到重点班。班主任提到,小创平时总是充满自信,认为自己一定会考得很好,但考试结果却不是那么好,他认为小创的目标设定得太高了,不切合实际。

声明:【本文由心理沙盘网整理编辑,未经网站正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本文评论  
姓名
   
   
箱庭治疗者的个人箱庭体验
      当张日昇在各地进行箱庭疗法讲授时,很多人都会问这样的问题:箱庭确实能反映我们的心理吗?张日昇通常不会过多给予解释,而是邀请他们走入箱庭世界,让他们亲自体验制作。因为箱庭疗法的精髓存在于体验的过程,只有用心感悟过箱庭的人,才能理解它,并从中受益。
团体箱庭疗法的案例──快乐成长

团体箱庭疗法与个人箱庭疗法有着一定的区别,在制作过程中更加强调参与者之间的协作。体验过团体箱庭疗法的人的亲身感受最能说明这一箱庭治疗形式的效果。本文讲述了一个团体箱庭疗法案例中参与者的制作过程和心理感受。

 

一个自闭症男孩的箱庭
      张日昇教授很早就开始关注箱庭疗法在弱势人群中的临床应用尝试,并指导研究生积极开展特殊儿童的箱庭治疗,特别是对自闭症儿童的治疗。在这些治疗中,张日昇教授非常希望向读者介绍寇延对一个3岁自闭症男孩的箱庭疗法过程,这是个具有代表性的个案,曾在第二十八届国际心理学大会上进行过报告,受到了河合隼雄、岡田康伸和里斯(Sachiko Taki Reece)的认可。如果说自闭症儿童犹如天边遥远的星星的话,那么,张日昇教授希望通过此个案告诉人们,“星星知我心”。
团体箱庭:增进研究生友谊
        这是一个研究生团体所进行的为期一个学期、共计八次的团体箱庭疗法过程。团体箱庭疗法的过程,是在张日昇教授的授意之下进行的,既是为了促使研究生通过体验团体箱庭制作加深对箱庭疗法的理解,也是为了促进研究生个体的心理成长、发展研究生团体的友谊关系。
不错,真心不错。
sss
箱庭疗法主题性系列应用微课程

京师博仁讲师团为您准备了一场箱庭疗法的技术督导,从1113日起,持续近2个月,——由众多拥有多年丰富实战经验的大咖 为您讲述其自己咨询中箱庭疗法的技术实践与应用!

箱庭疗法中箱庭的作品怎么去分析与评价
箱庭作品所表现的是来访者的内心世界,来访者对此即使意识上不理解,其无意识却是理解的,不需要治疗者过多的解释、分析。否则可能是来访者产生不安、评价焦虑,阻碍其无意识的继续表现,阻断其自我治愈潜能的流动和涌现,作为咨询师最重要的是做一位贴心的、感觉舒服的陪伴者。
《心理咨询》
张日昇,字子照,1962年生于山东省即墨市灵山。教育学博士。1983年曲阜师范大学毕业后赴西藏工作,任西藏大学心理学教师并于次年起师从林崇德教授。
箱庭治疗中如何与来访者对话?
箱庭治疗过程中,除了治疗者陪伴来访者完成箱庭作品之外,咨访双方的交流互动是最为重要的。这种交流是咨访双方心灵的对话,一个训练有素的箱庭治疗者非常重视与来访者的这种对话。

专家推荐

张日昇
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教授
心理箱庭引入者

张雯
中华女子学院心理学副教授
心理箱庭人文关怀的传承者!

联系我们


推荐文章

箱庭疗法的设备之沙箱
箱庭疗法的设备有沙箱、沙和沙具三种。其中沙箱能为来访者创造一个自由与受保护的空和感觉,沙箱的亚瑟和大小也是有统一规格的。沙箱的作用非常重要。
张日昇《箱庭疗法》

本文从内容简介、作者简介和目录三个方面介绍了张日昇著的《箱庭疗法》这本书。

箱庭开心灵之门——52中心理沙盘培训授课纪实

8月4日,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教授、日本早稻田大学客员教授张日昇教授率3名北师大研究生来到52中指导心理健康教育工作。 本文主要是张日昇教授在52中的心理沙盘培训授课纪实。